文化

刘佳欣散文:老鹳河源头,有条会叫的河

栏目:诗歌散文日期:2021-10-19作者:阅读:523117

导读: 作者简介:刘佳欣,河南西峡县人,郑大中文系毕业,曾获全国好新闻珙桐奖,全国青年报刊优秀作品奖,曾出版《烂漫伏牛》一书,小小说常见金雀坊等。老鹳河源头,有条会叫的河叫河即犟河今春乍暖还寒的一天,...

作者简介:刘佳欣,河南西峡县人,郑大中文系毕业,曾获全国好新闻珙桐奖,全国青年报刊优秀作品奖,曾出版《烂漫伏牛》一书,小小说常见金雀坊等。  

老鹳河源头,有条会叫的河

叫河即犟河

今春乍暖还寒的一天,我们的午饭安排在栾川城北吃“八大碗”。“八大碗”后,意犹未尽,有人提议这儿离叫河不远,要不去叫河看看?

“三川、叫河,沐冬历夏离不开灶窝”。我老家石界河在老界岭山南,栾川在老界岭山北,陶湾翻过去就是石界河,从小就熟悉这个伏牛山的民谣,一条老界岭把我们两地隔离了一辈子,对三川、叫河这块土地早充满了神秘好奇,这个提议一发出,我自然是一拍即合的。

车在叫河集镇趟了几道街,最后在叫河桥上停了下来。我站在叫河桥头,问一位五十多岁赶集的农民:“老乡,这水流到哪儿去了?”“流到哪儿了?流到北京了。”老乡说话有点儿倔,嘴还很自信地撇了一下。我听了一愣,蹩啥蹩?可仔细一想,人家并没有说错呀,这水不就是通过中线工程流到北京去了吗。心态顿时变了,不是蹩而是耿直,因耿直而转为喜欢。

我又问:“这叫河为什么叫叫河?”老乡说:“你没看看这叫河向哪儿流?”老乡指着西边波光粼粼的河水,“人家都是向东流,它偏偏向西流,你说它犟不犟?所以叫犟河。也就是说叫河起先并不叫叫河,叫犟河。后来,犟河人嫌叫犟河不好听,叫着叫着,不知道啥时候就改成了叫河”。

在叫河边,流水有声,似一条河流在叫。

一条叫河向西流,而且听说它上游的三川、冷水两镇的河流都是向西流。叫河啊叫河,原来你的名字有着这样意想不到的历史渊源。那么,叫河上游的三川、冷水呢?它们又蒙着怎样神秘的面纱呢?有朝一日我一定去把你的面纱揭开瞧一瞧。

泉为冷水源

雨后初晴,秋高气爽,第72个国庆节来临,一路有甜润的美女导航,走刚开通的伏牛山最美的郑西高速,穿伏牛山最长的老界岭隧道,我们再次来到了栾川。

“打从庙子过,请你歇歇脚。一碗牛肉汤,两个火烧馍”。其实,一碗汤一个馍就吃饱人了。十多年前俺就在庙子喝牛肉汤,除了高速缩短了空间距离,一切都没变,还是打着各自地域口音的山南山北老乡,还是干炒或带汤两种吃法,还是一块钱一个火烧馍。吃饱了,碗一扔,为酬那个春天的夙愿,我们直奔冷水而来。

冷水,手机跳出了海拔1369米。一个高山集镇竟有文化和体育两个大广场,让人大吃一惊。看那广场旁边鳞次栉比现代感十足的商铺大楼,那一排排城市化的移民新区,哪里还能找得到沐冬历夏钻在灶窝烤火的痕迹?午后的太阳暖暖静静地照在冷水上空,广场上只有仨仨俩俩穿红色马甲的环卫工。

我朝一位红马甲走去。紫外线染红脸庞的师傅很健谈,说他姓“百家第一姓”,说他前些年本来在北京打工,有北京人支援给他的家乡建设得很美丽,硬是把他的魂给勾回家乡来了。他如数家珍般给我们述说冷水镇的前世今生,他在北京打工的奇闻异遇,还有他如何回来参加家乡脱贫攻坚大会战。

“可是,赵师傅,我们最关心的是源头,您能带我们去冷水源头看看吗?”

他说,其实你们刚才翻那道岭,叫小庙岭,那就是冷水源头。嗨!原来我们刚才在上来岭的地方让司机打个盹,这个盹就打在老鹳河的源头啊。

身在源头找源头,不识冷水真面目。刚才站在小庙岭,我还从手机上看了一下海拔高度,1480米,估计山尖有1600多米。别小看了小庙岭,车跃上岭来,映入眼帘的是一座日产万吨的矿业企业,站在小庙岭 ,犹如走进一座高山都市。这已是午后上工的时刻,从生活区不时走出身着工作服的小伙姑娘,让人一下子想起正在热播的电视剧《火红年华》,小伙咋都像夏方舟,姑娘都像秦晓丹呢?尽管来之前我在“高德地图”上把小庙岭这个地名瞄了又瞄,放大了再放大,置身实境,却怎么没把它与老鹳河源头联系起来呢?好在,红马甲师傅安慰我们说,其实小庙岭的水都是大山地下的泉眼水,不光你们看不到,就是我们当地人也看不到的。有的地方即使能听到它哗哗流的声音,但你就是看不到。

三川汇成河

离开美丽的冷水广场,向西,越走越开阔,确有几分“入川”的感觉,西进五公里,便是三川,两镇亲近得如同一对孪生兄弟。

手机百度一下,你可以看到,川字始见于商代甲骨文,其古字形像两岸之间有水流过。川的本义是河流、水道。但凡有河流的地方都会有平地,所以“川”又指山间或高原上平坦而地势低的地带,即平川。三川就是由上川、下川和北川三条河流在这儿交汇而名的。刚才顺流而下牵来的冷水,只不过是三川的一个分支,即北川,冷水河至此已胜利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

站在三川交汇的地方,让人产生许多遐想。首先想到的就是那句熟悉的名言: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三川的接纳胸怀博大,让人肃然起敬。

我们问三川有没有文化广场?老乡答,有啊,往上川方向,一拐就是。三川的文化广场没冷水大,但座落于三川河畔,岸柳成行,夕阳晚霞,峻岭奇峰和峰下的小木屋倒映在清澈的河水里,格外风姿绰约,让人想到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国庆节下午的三川集市,还不减繁华,三川核桃琳琅满目。包谷呎,黄的三块钱一斤,白的四块钱一斤,伙计们每人两袋,尝尝1200米海拔、一年只有一季的粮食精华。我们还顺藤摸瓜,摸到了包谷呎的加工厂,与加工厂年轻的两口子照一张合影像,最后还像领导视察那样,紧紧拉住他们的手,嘱咐他们一定要把包谷呎这个产业抓紧抓好,抓住不放。

汤河东南流

再走叫河,已是暮色苍茫,仍没忘到叫河文化广场照张像。三个镇的文化广场留下一个烙印,文化是根,文化是魂,文化是乡愁,文化是山区的希望啊。

穿云破雾越峡谷,一阵急行军,夜宿汤河。山水隐庐没房间了,这是汤河最新最有特色的一个民宿。最后住进了温泉宾馆,没想到,来过多次,久仰多年,今天还了夙愿,在宾馆房间终于洗了一次大木盆汤河裸浴,度过了一个难眠的国庆之夜。

汤河地处熊耳山海拔750米的大裂谷之中,两侧山势奇伟,森林茂密。汤河裸浴天下闻,在这里,男女分开泡,单日子是男士泡,双日子是女士泡。听说汤河温泉文化在清光绪年间就有了,距今已有100多年。

翌日清晨,同行的帅哥美女都在打听今天的汤河露天裸浴,是男士泡,还是女士泡?一个个跃跃欲试、飘飘若仙。我不信谁真有这个勇气胆量,奉劝大家好自为之,只要你不怕弄进画册里上到人家的手机上,其实我的醉翁之意还在大河之上。

汤河也是两条河流交汇的地方,叫河到了这里,又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变成了汤河,在这里,汤河又接纳了与我们急行军一路作伴的小沟河。小沟河为汤河镇的境内河,发源于汤河柴家沟,呈东西向流经柴家沟、杨庄、小沟河、大坪等村至河口村汇入汤河。

汤河往西南方向走,交西卢公路,经五里川马耳岩村,很快就到了温口。温口,即大山出口,站在温口桥头,你会觉得,这是一个温暖而成熟的地方。至此,流经洛阳栾川县的冷水、三川、叫河,三门峡卢氏县的汤河、五里川,到温口又接纳了五里川支流,老鹳河才真正地称为老鹳河。然后,它毅然掉转头,日夜不息、浩浩荡荡向东南奔去,入丹江,走汉水,进长江,归大海。我从小喝故乡的老鹳河水长大,长大了又走进了老鹳河畔的西峡县城,从朝雾蒙蒙走到夕阳红,怎么也离不开老鹳河。老鹳河是我们的母亲河,我走了一趟母亲河发源地,就是回到母亲的身旁。

上一篇:我的思念是圆的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