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清晨听鸟鸣

栏目:诗歌散文日期:2021-06-01作者:阅读:730

导读: 正义之声网讯 住在小县城里自悠自得,我认为是幸事一件,毕竟是少了些拥挤和嘈杂。大城市的美丽让人羡慕,我也一样的向往。然而是独有乡下生活的嗜好,不愿意去大城市享福,只好选择在县城边上独居较为合适...


 
正义之声网讯   住在小县城里自悠自得,我认为是幸事一件,毕竟是少了些拥挤和嘈杂。大城市的美丽让人羡慕,我也一样的向往。然而是独有乡下生活的嗜好,不愿意去大城市享福,只好选择在县城边上独居较为合适。智圣诸葛亮不也是在南阳城西南的白河边上躬耕吗?!
 
在县城的边上建一处独家小院,宅在家里这叫小隐。不要学着大哲学家黑格尔的晚年,住在了穷乡僻壤里过着孤陋寡闻的生活,有唯物主义而走向了唯心主义吧?!灵魂也是有区别和选择的,不会随随便便游荡,更不会挺倒挨锤,任由别人践踏和折磨。我的心里装着的是一种解脱,是一种公道,既然是生灵,就不能去遭罪。世界的本原,就是万物竞育而不相残,何况是当今的世界呢?!
 
清晨,太阳公公睡眼朦胧,东边的地平线刚有一抹鱼肚白,黄鹂鸟的歌喉就吵醒了我。与大城市的喧嚣不同,也有宁静致远的时候。我起床了,但没有到户外晨练,坐在院子里听着黄鹂的问候!或者是是黄鹂委屈的报告?!我只好向它点头向它示好,从不敢站起来大叫大跳。怕的是惊醒了黄鹂的傍白,更怕惊醒了春天的故事。
 
画眉藏在院中的桂花树上,不停的欢歌,只闻其声,不见其身,但给晚春、浅夏的早晨添加了些奔放、热闹、成熟和空旷。小麻雀不知道天高地厚,一味地喳喳喳的叫着,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嗓音是烦人的,如同砸锅卖铁的噪声让人烦死了。其实,麻雀原本是要和黄鹂、画眉演奏一曲交响乐,让春天的早餐更加欢快,让人们的生活更加愉悦!可不知自己的音符那么的无序,也把同伴的美意搅和的心焦火燎。
 
   坐着小鸟吵醒的院落,听着小鸟的欢叫,吸着清新的空气,看着眼前的绿色,抛弃昨天的疲劳,开起新的一天,是那样的自信、自由、自在和惬意!无忧无虑的生活、无忧无虑的节奏、无忧无虑的早晨给人的是一种盛世年华。
 
父亲在我建设这坐院落的时候,在不争求我的意见下,挖出来五个树窝,栽上了芙蓉、桂花和平安树。搬家的那天,听到一个朋友讲:这叫荣华富贵。我才理解了父亲的用意。吉祥的语意也是对人心灵的安慰!何况是我,整天盼望着荣华福贵呢!然而,命运不济,福薄命贱,幸运之神从不往头上降临。升迁之路的漫漫长夜,让亲人多了些惋惜,多了些不解,多了些刨根问底!结论是:只知道干活,不知道融通,连小鸟都不如,太默默无闻。让走动走动的劝声,也一浪高过一浪了。说的有些远了,有点跑题!
 
父亲曾经买了两个鸟笼子,养了几只鹦鹉,给小小的院落添加了几份欢悦!他娴树上的小鸟吵得不够热烈,或者是没有对歌争高,有意吵得春天、夏天、秋天、甚至是冬天都不得安宁。更多了些善心,每天会在树窝下放一些剩粥或一些粮米,舍赐与小鸟,毕竟都是生灵,都是地球的孩子,都是一脉相承。看生命一树花开一树欢歌,芳香永久的存留在院子里,存留在他老人家的心上。父亲的心里装着鸟叫、更装着对人世的眷恋,渴望着生命之树常青!一天,鸟笼子里的两只鹦鹉飞走了,父亲很是伤感,害怕它们野外不会觅食难以生存……谁知几天后的早晨,两只鹦鹉又飞进了挂在院子树枝上的鸟笼子里。父亲笑着对我说:喂熟的鸟无论飞多远,它都是要回来的,外面再好再美,都不如在自己家里好啊!
 
院墙外边的马路上,行行白杨挺拔高亢,伸展着身躯要向天空比美,是否要见贤思齐?喜鹊的窝跟着向上,也骄傲了很多。"喜鹊叫,好事到。"从先辈一直流传到现在,这是吉祥如意的鸟了。我天天盼着喜鹊登在院里的树枝上,更喜欢听它天天的报喜声。
 
此时,我直视着院中树上的小鸟,羡慕它们的自由和独立的生活。能象它们那样喳喳喳的叫唤,也不会把苦闷的心情留在胸中,那样是会憋出病来的。
 
我痴痴呆呆,我向着树的前方,喃喃自语:这是人生吗?!鸟儿回答:不是!人生不在于职位高低,不在于顺风顺水,不在于高歌猛进凯旋辉煌。而是什么呢?鸟儿让我自己去想……
 
姥一一爷一一姥姥叫你回屋吃饭了!你坐在院子里干吗呢?!三岁的外孙在喊我进屋早餐。
 
我回过了神,苦笑了几下,随即说现在就陪你吃。但耳朵里仍是鸟的叫声……
 
我一直在想着:做一只小鸟可以远方,但不可能远离树林,更不可能离开巢穴;做一只小鸟容易吗?不要认为别人都很幸福。其实,活在地球上的生灵都很不易,一切一切的事情都有机会遇见,烦心、烦恼、烦忙不由自主的找上门来。那么,怎样才能解脱呢?我的回答是两个字:心态!又有两个字闪耀:无愧!
 
作家路遥在《平凡的世界》里说过;黄河水总有清的那一天,人不可能穷一辈子。我感同身受,期待着每个奋斗者的成熟与成功!期待着收获季节的到来!
 
小鸟:你可听到了吗?!
 

作者:王定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