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马平:三言两语荐佳作

栏目:诗歌散文日期:2021-06-01作者:阅读:376

导读: 正义之声网讯 《当代·长篇小说选刊》2019/3二湘的长篇小说《暗涌》。“暗涌”当指海洋忽然而来、忽然而去之离岸潮,无情地将无辜的人裹挟至波峰浪底。此中暗喻商场之波谲云诡,人生之反复无常。人的...


正义之声网讯 《当代·长篇小说选刊》2019/3二湘的长篇小说《暗涌》。“暗涌”当指海洋忽然而来、忽然而去之离岸潮,无情地将无辜的人裹挟至波峰浪底。此中暗喻商场之波谲云诡,人生之反复无常。人的命运如巨大的转盘,定格在哪一个格子上,是撞了头彩还是从此出局,全然不是自己所能左右,甚至是谁拨弄了转盘你都说不清楚。
前两年参加一场文学讲座,主讲人说,当下文坛缺金融题材小说,如果你有此类作品,一定十分抢手。想了一下,金融题材小说确实鲜见,成功的作品更是凤毛麟角。基于此,刚刚读了《暗涌》便急于与大家分享。
《暗涌》讲述美国华尔街商战、中国深圳电子金融战,尽管不见战火硝烟,却是隐含刀光剑影,时刻处于你死我活的搏杀之中。不惟如此,作者还将主人公置于阿富汗险象环生的喀布尔城中,将故事引入抗美援越和对越自卫反击战中。一面是战场,一面是商场,生死一线,天地翻覆。二者相互映衬,交相作用于人物的事业、家庭、情感经历之中,让人物身陷其中而不能自拔,让读者流连作品的故事情节和艺术氛围之中而几近痴迷。
主人公贵林是被人领养的孩子,怯懦,自卑,缺少安全感。他想念生母,与养父母多有隔膜。由于意外,他亲手断送了幼女的性命,痛失妻子和家庭。他经历过生死,两度命悬一线。他在商场的搏杀中压力重重,几乎崩溃。他的童年和大学时代乏善可陈,并无快乐。他毁了自己的家庭后,恐惧和抑郁挥之不去,在爱与不爱的漩涡中疲惫地苦苦挣扎。一直篇末,我们终于松了一口气,看到了主人公人生的曙色,他却有一次选择了离去,告别故土,告别爱人,飞往遥远的非洲大陆。
作品设三卷:第一卷喀布尔的白梨花,第二卷硅谷墓园,第三卷深圳病人。故事的发生地不只喀布尔、硅谷和深圳,还有主人公的出生地湖南邵阳、成长地大连、生母再嫁之地贵州桐梓,以及女主人公阿芬的故乡沈阳铁西区。故事的讲述不是依时间顺序渐次展开,而是随着主人公主要的人生足迹——喀布尔、硅谷、深圳,大开大阖地记录其人生的跌宕起伏,期间借助人物的一句话、一个物件、一个场景,自然而然的插叙、倒叙人物过往的见闻和经历。如此结构作品,不仅伏笔处处,悬念迭生,而且前后照应,情节百般变化,读来不觉疲惫。作品结尾呈开放型,尽管读者替男女主人公着急,作者却偏偏不让有情人终成眷属。还好,作者总还是给读者留下了一个美好的念想。
同样是女性作者,同样是写商场写情场,同期《当代·长选》另一部长篇《某女朝阳》则大不如《暗涌》,故事单一了,人物偏平了,氤氲于作品中的情绪似乎有些压抑,有些偏执了。
读毕《暗涌》,我于篇末空白处写道:依然是开放的结尾。希望贵林治好了他的恐惧和抑郁症,希望他与阿芳最终走到一起,希望这个世界不再有贫穷和战争,包括残酷无情的商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