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王定业原创:在吃红薯的岁月里

栏目:诗歌散文日期:2021-06-01作者:阅读:73

导读: 一童年,是天真的,烂漫的,既有快乐,也有忧伤。我的童年,更多的是忧伤和忧愁。萧瑟的秋风,让苍凉的思绪伸向了无际的远方,冬天还没有真正到来,却把人袭慌得去翻箱倒柜找衣服御寒。穿在身上的夹克衫,像...


一 

童年,是天真的,烂漫的,既有快乐,也有忧伤。我的童年,更多的是忧伤和忧愁。

萧瑟的秋风,让苍凉的思绪伸向了无际的远方,冬天还没有真正到来,却把人袭慌得去翻箱倒柜找衣服御寒。穿在身上的夹克衫,像是穿上了深秋的太阳;即便是暖和了,还要为将至的冬天去准备衣裳。飘零的树叶,写满了夏天的故事,述说着不舍的夏天已经过去,不管你愿意于否情愿如何?只好再等到来年的春天过后了。

整日无头绪的瞎忙活,或者说是一贯的庸散懒惰,未能够及时地去光顾超市,置办齐生活上的柴米油盐,让家中的仓缸里没有了粮米下锅。好在街上到处都是小饭店,即便是断炊了也饿不了肚子。时尚的年轻人用手机叫个外卖,想吃什么随时由快递小哥送来。但我另类,不习惯去大街上下馆子,即便是一个人在家也喜欢自炊,感觉着这样吃放心爽口。这叫:习惯成就了自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兴趣爱好。

今天是个周日不需上班,正适合细吹细打的想吃什么就做点什么。实际上做饭也很有意思,既是一种享受,更是一门艺术,还能够一饱口福。当一名烹调大师也挺好的,这叫饮食文化,属于真正的学问。烹调大师虽说辛苦,但工资让人眼馋,尤其是中餐的师傅们的厨艺,放在世界上也是一等一的让人高看。中华文明博大精深,任何地方的辉煌都值得让人骄傲!

此时,我走进了屋子最头起的厨房,准备自己动手煮饭炒菜的。当看着厨房地上的几个不大的土豆,看着粘疤点黄土的红薯,看着扫进灰斗中的烂菜帮子时,无意地晃了晃装着酸菜的小桶,掂了掂锅灶台上的酱油醋瓶子,才知道近期在外面的应酬多了,厨房多时不曾出入,冷落得案板等处都是灰尘覆盖。于是,我随手取下抹布拧开水龙头沾湿进行除尘,重新过一过锅碗瓢盆的生活,让一切回归常人走进平时。就在触碰红薯的顺间,我的眼前突然闪现出苍凉的童年时光,想起了已近远去的吃红薯的岁月。

这岁月,不因今天生活的惬意而摸糊。相反,在今天的盛世中变得更加深刻了,她使无论行走在何方何地的我,终身难忘在农村生活的童年,尤其是哺育我成长的红薯。在吃红薯的岁月里,小伙伴们遛红薯时那举镐临下汗滴禾下土的场面,记忆犹新的仿如昨日。这道永不退却的生活风景,给我的人生添加了一抹斑驳的色彩,多了些许纯真朴美的履历,深深地刻印在脑海中想抹也抹去不了。

有了这种刻骨铭心的情感,才见证着那个无边惆怅的年代,见正着惆怅年代的那年那月那日,即便是享受现代城市生活,依然感慨万千平静难抑,加倍的珍惜今天的美好生活,对未来添满了更多的向望、遐想和自信,幸福指数自然而然地提升了很多很多。

说心里话,我不抱怨生长在上个世纪的六十年代,对那段艰苦的日子不去耿耿于怀,反而觉得弥足珍贵经历难得,毕竟有红薯吃也算幸运吗。于是乎便不好意思把吃红薯的那段光景给忘却了!有朝一日真的忘了,那将是一种背叛,将会受到良心的永久谴责。

上个世纪人民公社一大二公的体制,挫伤了农民的劳动积极性。没有良种,没有化肥,没有机械深耕,出工不出力的结局,使土地冷漠了庄稼,粮食产量低而不稳,农民劳而少获,温饱难以维继,饥饿成了那个时代农村的代名词。红薯相比于玉米小麦高产得多,不由自主地担当了一日三餐的主粮,履行了充饥的责任。红薯干,红薯馍,红薯叶酸菜煮汤喝,离开了红薯可不能活。恰当而又真实地写照了那个时侯农村缺吃少穿的苦难生活。

红薯在今天,让衣食无忧的人偶尔吃上一顿,犹如吃住了仙物,或许会羡慕我们吃红薯的生活,甚至可能出现了看见红薯,立刻能听得到街上烤红薯的叫卖声,闻得到熟红薯的香喷喷,感觉着摸住了红薯的软绵绵热呼呼,饥肠辘辘,馋涎欲滴,急不可耐,简直要"口水流下三千尺"了,眼前晃悠的尽是飘摇着红薯世界的情景。这种痴迷与狂颠,使我想起了营养大师,甚至想起了前些年比武挨揍的大师,那些养生大师们的高见,不时地在耳边响彻,说什么:红薯营养价值高得很,难有食物与之比拼,生津止渴、通便排毒、美容养颜、补血抗癌、减肥消肿等奇功之效,似乎红薯能使人气死回生、返老还童、长生不老。这种满嘴跑火车神乎其神变了调走了味的玄妙之语,让红薯成了包医百病的灵丹妙药。红薯的营养不容置疑,但过份的喧染就有失公道了。不过玄乎之中也多多少少含有一定的科学道理。否则,不会使一些人盲目相信而让红薯售价倍增呢?否则,那个时代的农民不可能在红薯收获的季节里身子会发福脸蛋会泛滥红光呢?否则,怎么能让农民迸发出那么大的力量和干劲,长年累月的战天斗地,耕耘祖祖辈辈居住的黄天厚土呢?

一名老中医戏说过:长期吃红薯的农民,屙屎比干部们尿尿还要快半分钟。就是应验了这句话,使得公社时期重阳镇上的一名小伙子,上海郊区当兵探亲返回时带去了一袋子红薯,治好了一户拥军家庭主人长期便秘的玩疾,获得了这家姑娘的芳心,美满的姻缘在西峡大地传为佳话。这个发生在身边的真实事,显灵了红薯的超然价值,其广告的宣传效果,远超专家们对红薯营养解读的百倍千倍。

话不管怎么样说,我确实是吃红薯长大的。母亲生我之时,正值中国的三年自然灾害,没有奶水,是父亲用烤或蒸煮了的熟红薯咀嚼之后、吐进我的嘴里才使我活了下来。从这个方面讲,我的命就是属于红薯的。但是红薯给的生命,并不等于一日三餐不停地去吃它,那样子容易烧心,胃酸过多口吐酸水,糟贱了自己的身体。我为此患上了胃病,至今还没有彻底根治。记得那时候的农村人并不长寿,很多人因胃癌、喷门癌、食道癌而过早死去,结束了生命的欢歌,留下了孤儿寡母或孤儿缺父的家庭,让人辛酸。这应验了农民的两句土话叫:好物不可多用。饱孩子不知道饿孩子饥。

那时间的丰收年景,在优先上交够国家的公粮,留足集体的种子粮和大队干部的役点粮之后,分给农民的小麦玉米大豆等细粮人均不足百斤,怎敢奢望着天天有黄面馍白面馍吃。留给农民生命河流的食物是粗糙的,他们的命似乎生来就是属于"非洲"的。红薯,真切的成了他们维持生命的基本养料。吃下去,才不使饥肠辘辘抓耳挠腮坐立不安;才有得力气和信念去度过那沧桑的岁月,去憧憬美好的未来。

缺少细粮的窘况,让农民视红薯为宝,种植上就格外的精心,像养育自家的孩子一般呵护。从育苗、起垅、插栽、薅草、锄草、翻秧、施肥,至到收获,每个环节都不误农时,按节令精耕细作。目的是填饱肚子,让生命有一处安生的地方。为此,他们在生产的投入上就更加舍得,流出的汗水就更多,劳动的强度可想而知了。

红薯生产的一步关键,就是育红薯苗,又叫埋红薯母,需要年岁大经验多责任心强的行家揽工。建苗床,是第一要务。选择在靠村庄边背风向阳的田间,平出长方形的地块,四周用湿土打出一高两斜一低的四堵墙,在中间挖尺许宽的长火道,用鸡蛋粗的湿木棍子横着排齐,铺上半尺厚细土拌牛粪的培养肥,选一些大小相近长短相似的长条状红薯,从一头竖挨着摆向另一头,然后在上面撒上2一3寸厚的培养肥雾足水,在池子顶上盖一层塑料薄膜,高面用泥巴压实,其它三面用碎砖石压住,育苗池子就算建成了。苗池子的面积大约在20一30个平米左右,池子建的多与少,是根据种植红薯的面积测量所需苗子的数量确定的。有苗不愁长,无苗哪里想。一般讲都要相对育多一点,宽备窄用省得到时候抓瞎。当然,也有苗子不足的生产队,往往由大队出面相互调剂。

从红薯母埋上至到出苗、长苗、炼苗、移栽,需要经历一段时间的管理过程。在夜晚或温度低的时候,育苗的老农轮流用麦秸、麦糠或玉米杆子等在火道口处烧,进行人工加温。遇着中午太阳好的情况,还要揭开薄膜晾苗练苗。温度计插在池子里,是指示上述烧火加温和揭膜的方向标,以免因温度过低过高生长迟慢或被烧死。大约长到半尺长以上的时候就要揭膜剪苗,把弱苗小苗留下继续生长,壮苗剪下扎成一把粗的捆子,及时进入田间栽植。用一头削尖的木棍在铁锨拆好的垅子上扎几寸深的窝子,把一株红薯苗扦插下去,浇一尿瓢子水,用双手或脚封窝踩实,这个环节的劳动叫栽红薯芽。从育苗到栽植的过程,是红薯生产的基础。丰收的希望伴着栽苗的结束铺展开来。接下来,等待着繁忙的后期管理,等待着老天爷的雨水帮忙,等待着秋天成熟后的收获!

收获的季节,也叫刨红薯,一般选择在霜降前后万物肃刹红薯收浸的时候。学校放了假,帮助支农,繁忙的景象随之踏来。教育与劳动过份的结合,使农村的孩子们一年四个假期:寒假、暑假、麦假、秋假。星期天照常不误地过着,读书的时间所剩无几,腹中空空头脑空空就不足为奇了。深灰色衣着的庄稼人,在生产队长地吆喝声中,披星戴月的战斗在田间,收获他们生命依赖的支柱。男人们甩开了膀子,把镐头扬得很高,使劲地刨向红薯窝子边上向上一提,再钩上几钩,长在秧根上大小不等的一窝子红薯就扒了出来。坐在小凳子上的妇女,跟在男人的后面,两只手不停地摘着,随手拧下粘在上面的泥土,再把一窝窝湿漉漉的红薯,一堆堆的集到一起。这种默契,是长期劳动形成的秩序。毕竟男女有别,摘红薯这活比起刨用的力气要小了很多。饥饿的农民汉子,也懂得怜香惜玉,知道心疼他们的媳妇。

红薯的分配,是按照每户的人口数量和全家劳力年出工的分数,核定出的斤数去分配。收获一天,分配一次,分前先要估产。队长主持,民兵排长维持秩序,会计宣布分的数量,粮食保管员用大称挂着大箩筐,由两个壮劳力抬着,一家一家的去称分。轮到谁家,就主动靠前,用筐子趁势接住,再拖着疲惫的身躯担回家去。

这时候,弥漫着泥土清香的田野不在沉寂了,较往日多了些欢乐和活跃。丝丝缕缕的红薯秧子,如同女人们的头发一样盘缠着,橘黄色的叶子蔫蔫得毙,正被饲养员收集起来送往生产队的牛舍里;堆放在一起的红薯,像裸露的红岩石凸兀出的小山,在有序地分配中去了它该去的地方,用粉身碎骨般的慷慨填充其农人的皮囊。农民的额头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干焦的头发浓染着苍茫的秋色,菜青样底色的黄脸泛着少见的红光,瘦骨嶙峋的胸膛中传出的欢声欢语,在田野上悠悠回荡直到听不见的远方!

在队为基础的体制下,农民出门办事需有生产大队的证明。否则,会按流窜犯抓起来送回去接受劳动改造。农民的人身活动完完全全的被队干部管着,禁固在黄土地上,他们从不敢想着去越雷池一步,去改变一下自己的身份,贴上工人或干部的标签。他们说:这叫龙生龙风生凤,老鼠生娃会打洞。农民是咱天生的职业,只能世世代代的当下去,永久性地面朝黄土背朝天修理地球,永不可能想想着蹦蹦上天。

到了晚上,女人们呆在家里,坐在煤油灯下缝补衣服,或在喂了猪食之后纺线织布。男人们爱聚在一起海阔天空,爱在某户人家空旷的山墙边上议论一些国家大事;冬日里更喜欢凑在队里的牛屋里吸着旱烟瞎扯,稍高点文化的圣人蛋爱摸老天爷的勾子乱侃,什么“得罪队长干重活,得罪会计笔尖磨,得罪保管挨称砣,得罪排长去巡逻”、“队长有权,会计有钱,撑死保管,饿死社员”。歌谣似的顺口溜,不失风趣与幽默,带着泥土的芳香和诗人的浪漫,形象夸张地写照了当时农村的权力体制。这种乡土气息的生活文化、时代烙印的经典之音,不停的在我心灵之上跳跃跳跃,让人终生难忘。

那时候,虽说农村人子女多日子艰辛,但本质是纯朴善良的,家庭是和睦温馨的。恓惶的光景,苦涩的生活,使他们互谦互让风雨同舟相依为命,修炼出了吃苦耐劳艰苦朴素勤俭节约的品行来。

品行高大,境界高远,都是要有吃有喝的,吃和喝是活命的过程,食物才是活命的源泉。有了吃喝,才能够使生命得以延续。当然,任何食物无论多么的好吃,不可以一日三餐天天享用,即便是山珍海味,吃多了同样厌烦,何况农民是在天天吃着红薯?!

为了使红薯百吃不厌,就要有所发明有所创造,做的技巧就要不断地推陈出新,在吃的花样上很下一番功夫。蒸着吃,煮着吃,蘸着辣椒水吃,擦成丝蒸熟拌着吃,切成片晒干了磨成粉蒸馒头、轧成面条煮着吃等等……不过红薯凉粉和粉丝粉条粉带的确是美味佳肴,成就了中国饮食文化的一道风景,至今依然亮丽无比。我在想:如果今天有人组织,举办一场红薯的烹调大赛,让那时候农村的每个家庭主妇参加比赛,保准个个获奖。我真渴望着有那么一天,让当年的年轻媳妇今天的老奶奶登上领奖台,手拿话筒面对观众,羞涩又不失自豪的发表一番热情洋溢的获奖感言,相信台下的听众一定会热泪盈眶情不自禁,场面激荡澎湃,那样的话她们该有多么的幸福啊!

花样,只是形态的变化,没有改变食物的内在品质。烹调技术,只是让红薯吃起来口感好些,没有从根本上改变它的营养成份。万变不离其宗,红薯营养价值再高,总归属于块茎类粗粮,不如白面和大米、大鱼、大肉营养价值高吃着下的顺。那时的农村人很少有那种口福,想饱口福只能盼望着年末岁尾的春节了。

过年的时候,就是农民解馋的日子。此时的红薯暂居二线,人们涩涩的胃肠迎来了大油大肉的通道考验,总体来说多数能够交卷过关,极少数福薄命浅的会败下阵来,吃一顿大油大肉立马会跑肚拉稀!唯有红薯,才使生活在底层的他们耐受得住。这如同长期居住在高原上生活的人群,适养了高原缺养的气候环境,一但迁住内地,醉氧的现象随即便会发生。我明白了地球上的任何生物,从适生地移植到其他的非适生地,都要有一个适应的过程,人也同样如此。节日过后,孙女穿她奶奶的鞋子一一照旧,照旧吃那自个种出来的红薯。红薯成了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失的忠实伙伴。

少年不识愁滋味的诗话,描述着我们儿时的无知,和缺少对长辈们的理解与体谅。然而,幼小的心灵总是渴盼着苦尽甜来的那一天。为此,灵魂也在冥冥之中契而不舍的呐喊和抗争,总在不停地努力去改变自己吃红薯的命运。毕竟人人向往美好生活,想着穿好的住好的吃香的喝辣的。

秋天的脸面,被寒冷踩进了泥土。对白米白馍大鱼大肉的渴望,在艰难困苦的光景中化为乌有,甚至是灰飞烟灭了。咕噜咕噜响着的肚子,催着男女老少扑进红薯地里,让镐头深耕着脚下的黄土,挖出残留在它下面的红薯。尊严,在活命面前已无力可言,似乎变得一文不值了。遛红薯的豪迈充斥着无耐,在寒风中尽显悲壮。已经过往的岁月脚步,给生活这部百科全书踏印上了苦涩的符号,藏掖在灵魂深处永不出窍。每每想起那个时代农村人的劳动与生活,我的心里头依然有点酸楚的感觉,甚至有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遛红薯,是一种简单的农活,是把收获之后遗露在地里的红薯再挖出来,拣回家里去食用。是上个世纪中期农村孩子同有的经历,如同电影《地道战》中的日本鬼子进村挖地三尺找地道,目标是挖出收获时的那些“遗弃儿"吧了。沿着刨过的红薯垅,双手轮起镐头,从地的这头刨向那头,再从另一垅的那头刨向这头……循环往复,心无旁骛,至到筐满或是吃饭的时候,才好收兵卷旗回家。也有不愿下死力气排着垅刨的,专撵红薯筋找红薯的。红薯筋撵的久了,就撵出了很深的学问,也掌握了精湛的撵筋技术。

遛红薯需要力气,那个时候的我们,由于经常性的缺吃少喝,自然而然的营养不良身单力薄,此举不能一味说是黄鼠狼拉鸭子一一无鸡耐何,实际是为了帮衬家里一下,或多或少地弥补一点吃的不足。为了填饱肚子只好饿着肚子去遛红薯,反之亦然。刨累了的时候,就找一处背风向阳的垱窝子休息,往下一躺就瞇着半睁的双眼,遥望湛蓝无限的天空,看着馒头样的云朵,渴望着有朝一日吃上白馍,天天吃着白米白面做的饱饭,嘴角不由自主地流淌着涎水。但眼前的现实,终究是挖出来红薯,才是治饥治饿的燃眉之举。

深秋,是红薯收获的季节,也是遛红薯的日子。天还没亮,霜样的月光透过窄窄的木头棂窗户洒在了床前,小伙伴们就被大人喊起来,跟着月色,迎着秋天的晨风,伴着摇晃尾巴的黄狗,向着刚刚收获了的红薯地走去。尽管天边的月光是那么的皎洁,田野是那么的静寂湿润,路边上的野菊花是那么的金黄芳香,资深的秋姑娘是那么忘情地散发着无际的凉爽与惬意,然而饥饿的我心里头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别样滋味!

当太阳升起的老高,红彤彤的拂光漾影着佝偻的身躯,空旷苍凉的原野没有了寂寥,站在贫瘠的荒坡上,凝视村庄上空飘荡起的袅袅炊烟,似乎闻到了熟红薯飘过了的淡甜香味,于是用镐头把子厥着不满的竹筐,沿着阡陌晃晃悠悠的向有猪哼牛哞狗叫鸡鸣的老屋走来,照见人影的净屁股红薯娃糊汤在等待着人哞喝。啊!一个早晨,你就这样的过去了。

吃过了红薯大餐,继续结伴而行,开始了中午的遛红薯。吃过了煮有红薯的咸午饭后,又开始了下午的遛红薯……

大人们遛红薯,常是单枪匹马独往独来;小伙伴们遛红薯常常结伴而行,很少见到单打独斗的。劳动强度虽然过大,但聚在一起多了些欢乐,时常浮想连翩奇思妙想,想到了地质工作队的穿山镜,如果能看地三尺,那个有红薯就去那个挖,用不上沿垅去排着刨,力气反而省了很多;想到了《封神演义》中的土行孙,如果能钻地三尺可直接把深藏于地下的红薯拣进筐子里背回去该有多美……毕竟这是瞎猜和神话故事,或许正是有了这种想象力,才成就了儿时的伙伴、今天的科技工作者的启蒙性教材。

一日闲来无事,偶尔从朋友处拿来一本古杂书《风水学》,读之令我忽然开朗,原来遛红薯也有风水学的道理,每一个遛红薯的伙伴,就是一位风水大师。照着红薯窝子挖或跟着红薯筋撵的过程,就是对风水学原理的实践。照着红薯窝子往下刨,很像九星辩穴的窝中求;撵红薯筋如似找龙脉,往着筋扎的方向去刨,极像千里来龙结地一穴。我在想:《撼龙经》的作者创作的时候,是否是从遛红薯中悟出来的灵感?

那个时代的红薯,与现在改良后的品种不同,秧长筋多,结的红薯串垅窜沟,照着红薯筋去撵,往往就有所收获。小伙伴们的心得体会是:撵个粗筋,结个大红薯;撵个细筋,结个小红薯。前提条件:必须得筋结实坚韧,且越撵越粗,符合龙真穴也真,筋正才结果的道理。否则,出力流汗瞎忙活。偶然某一个小伙伴撵住一个粗筋,往往同伴们蜂拥而至,围成圈弯着腰探着头吆喝使劲往下挖,待红薯挖出来之时便一遍欢呼声,响彻在空旷的田野之上。也有筋越撵越细的时候,结果是一无所获,大家会不好意思地一轰而散。遛红薯撵筋的学问,可以侃称是红薯派的风水学大作。童年的快乐也自在其中!

遛红薯的劳动,练就了我今天的坚强体魄。撵红薯筋的技巧,给予了童年思维能力活动的启蒙教育,农村孩子的智慧也许是从此中获得的。然而,晒红薯干的劳动生活,给我更多的是揪心的感慨!

担回家里的红薯,长辈们担心在红薯窖里储藏的时间久了容易患黑斑病烂掉,除担一箩筐去街上叫卖换钱急用之外,还是要擦些晒成干存贮起来,以备春食又可代替细粮上交公粮。晒的地方,往往是选在地里坷垃较大的荒地或刚出芽的麦田。大人们用一个带刀的擦凳,坐在一头或斜竖着坐在小椅子上,用左手掌着,右手一次拿一个红薯使劲地往下擦着,一个一个红薯就一片一片的落到地面上或箩筐里,然后挪过去撒在地里。红薯干的厚度,是通过擦刀与木板的空隙调整适中的。接下来就是摆红薯干了。

摆红薯干也有诀窍,要单个摆放,摆放在坷垃上面,通风好干的快,要防止有两块或两块以上压在一起,那样难以很快晒干。中途还要翻上一遍,这样干的更快。一般来讲,三五天时间就晒干了,就可以拣起来收回家去。

晒红薯干的时候,很注意天气预报,防止天阴下雨晒在了雨肚子里,一但这样,农民的心血大部分就算白白地流失,一大家子人很难渡过来年的春荒。一旦是真的遇上,就倒了八辈子的霉。愁云袭上大人的脸颊,淅淅沥沥的雨丝仿佛穿透了庄稼人的胸膛,像一根针尖扎在了他们的心上,红薯面脸异常的恐怖,使我们这些小孩子看着非常心悸可怕!

连绵不绝秋雨,气象学称之为华西秋雨,常常是一下半月或是月二四十,农民家连干柴都没有用来烧锅做饭,晚上往往是冰锅凉灶不再烧汤吃饭,早早的关门闭户上床睡觉。饥饿难耐,迟迟不能入眠,农民秋天的夜晚就是这么的漫长!

为了尽快终止下雨,农民们盼着有男人摔跤,民间有传:男人摔跤天要晴,摔的越很,天晴的越快。这时候,老奶奶往往会在夜晚上,把盛饭的铁勺子爬放在锅盖上面,一只手按住把子,另一只手挖挠着勺子的背面,口里唸唸有词的说道着:我挖勺,勺挖天,把云彩挖到那老北山,老北山下大雨,咱这里是湛晴的天。

此时,摇落在房坡顶上的雨珠,顺着瓦沟流淌到房檐边滴到了地上,滴到了放在屋檐下面的瓦盆里,发出了叮当!叮当!叮当的声响,今天听来真像是歌手毛宁所唱的《涛声依旧》,夜晚的雨声正在敲打着农民的无眠了。我怀疑诗圣杜甫的巜为茅屋被秋风所破歌》撰写的时候,大概也是在这样的季节,是在这样秋天的雨夜里提笔写出来的吧?!

惴着春天的初心,在深秋某个日子,我又回到了老家,站在村东里的黄土岭上,环视周围的田野,我的心难抑平静,童年时光的影子似层层涟漪不时地泛起……

今天的田野,比过去平整了;今天的道路,比原来宽阔了,且铺上了水泥;今天的村庄,比过去亮丽了,白墙红瓦的新房充满了现代气息,日子比我童年时代幸福了百倍,但依然怀念古朴的村庄,怀念吃红薯的岁月,我的灵魂附着的是红薯,挥之不去的是丝丝缕缕的挂念!

吃红薯的岁月,给了感悟的东西太多太多了,让我明白:吃过苦的人,才能尝住今日的甜。在艰难困苦环境中成长起来的人,才具有坚强的意志力。为了后人不天天吃红薯,就得有人天天吃红薯。今天不吃红薯的生活,正是天天吃红薯的人奋斗出来的结果。

世间万物的两面性,如同哲学上的质量互变规律,往往是物极必反,不可一偏盖全。但在有些时候,真理反而不很真了,谬理却有了很大的市场。毕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会有的。

当看到那些整天大肉大油好酒好菜的吃客,或因三高(血醋、血糖、血压)而半身不遂蹒跚学步的样子,就情不自禁的想到了自己的过去今天的身体,除了个子不高之外什么都高,问题的深层原因:是童年饿怕了,逮住好的使劲吃造成的恶果。这去埋怨谁人呢?

当工作中遇到困难,理不出来头绪的时候,能从撵红薯筋的劳动生活中找到正确的答案。处理一件棘手问题的时候,能从天天吃红薯所患胃病的情况中得到启示,解决的时候注重了事情的前因后果来龙去脉。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刘卫:万物有灵皆需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