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综治广角正义之声网

南京饿死女童调查:邻居送饭一星期 孤儿院不收
2013-06-27 14:56:14   评论:0    点击:

悲剧发生的503室,大门已经紧闭多日,有市民在门上挂了玩偶和菊花,以示哀悼。 (宋峤/图)太外婆王广红是最后听到两个孩子生前讯息的人。孩子母亲乐燕曾委托她抚养李梦雪,但因年事已高,且家里还有两个残疾人...
 南京饿死女童调查:邻居送饭一星期 孤儿院不收

悲剧发生的503室,大门已经紧闭多日,有市民在门上挂了玩偶和菊花,以示哀悼。 (宋峤/图)

 南京饿死女童调查:邻居送饭一星期 孤儿院不收

太外婆王广红是最后听到两个孩子生前讯息的人。孩子母亲乐燕曾委托她抚养李梦雪,但因年事已高,且家里还有两个残疾人需要照顾,她没敢接手。 (南方周末记者柴会群/图)

三个多月中,李氏小姐妹曾迸发出柔弱但足够坚忍的求生本能。邻居、民警、社区和亲戚也都曾作出他们自认为称职的努力。

拯救李氏姐妹的机会被一次次地错过。警察将曾侥幸逃脱的姐姐交还给吸毒母亲;一位担心“惹麻烦”的邻居最终退还了李家的钥匙;社区以不符合政策拒绝将其送往孤儿院。

这起所有人都认为他们付出了足够的关心和努力的事件,最终以两个幼童的死亡结局。

锁匠把泉水新村24幢二单元503的门打开后,一股异味扑面而来。在没有窗户的卧室里,南京江宁区麒麟派出所民警王平元看到了李氏姐妹已经风干的、幼小的尸体。

在2013年6月21日上午9点王平元带着锁匠赶到503室门口前,他已经有了不祥预感。

503住着的是一户特殊的人家。28岁的男主人李文斌2013年2月因涉毒被判刑半年。22岁的女主人乐燕也有吸毒史,曾于一年前被警方查获,但因处在哺乳期被免于刑罚。

困扰王平元的,是李家的两个女儿:3岁的李梦雪和1岁的李梦红。她们的母亲,也是惟一的法定监护人乐燕,曾不止一次地将孩子丢在家中外出不归,有时长达四五天。

从2013年3月份起,社区决定加强对李家的救助。其中一项重要工作,就是由王平元联系乐燕,通常是一个礼拜一次。他每次只给这名不称职的母亲一百元到四百元不等的救助金,用以照顾孩子。这是王平元一份颇费神的工作,他当时的想法是:“熬到8月份”就没事了。

8月李文斌将刑满出狱。邻居们说,在坐牢之前,两个小孩主要由这位父亲照顾。

王平元终归未能熬到头。从6月8日最后一次给出200元后,他再未能见到乐燕。而6月8日这天,他也未见到两个孩子。6月17日,王发现乐的两个手机都关机。两天之后,消失许久的乐燕主动与王平元联系要钱。王问小孩怎么样,对方说“好好的”。王平元怀疑,“你明天和小孩在家,我送钱过来。”

次日,王平元到了泉水小区,却没见到乐燕,电话仍打不通,他知道出事了。

2013年3月——侥幸逃脱的孩子

姐姐李梦雪曾侥幸逃出来,但办事民警把她们还给了吸毒的母亲。

最先到达现场的人们看到,一岁的李梦虹躺在床上,3岁的李梦雪则在卧室门口。她似乎想用尽力气打开门,但没有成功——门缝里被母亲塞上了尿布。即便是成年人,也要费很大劲才能推开。

警方随即立案调查。他们没费什么力气就抓到了乐燕。据说她当时正在一个网吧里。

泉水新村位于南京市江宁区,是一个地处郊区的拆迁安置点。6年前,当地的泉水行政村和定林行政村合并为“泉水新村”,由村变成了社区,“大队”也变成“居委会”。由于原来的村庄拆分合并,加上大量的外来租房人员,居民相互之间不再如原乡邻那样熟识。

小区门卫说,3年前,当时尚不满20岁的乐燕“大着肚子”住进泉水新村,开始与李文斌同居。一个月后,她生下了一个聪明漂亮、人见人爱的女孩。

因拆迁补偿,不少原住民都发家致富。作为定林村原村民,李文斌在泉水新村曾拿到两套房子。一套90平方米,一套60平方米。不过,60的那套早被他卖掉。17万元的卖房款,据说半年就花完了。

原定林村村小组长鲍友海对南方周末记者说,李文斌一直没有正当工作。“大队”曾经介绍他当“协警”,但他没去。

李文斌被判刑之后,因为有两个年幼的女儿,社区居委会将李家作为重点帮扶对象照顾。尤其是在3月份后,更是加大了“救助力度”。这源于一起意外事件:3岁的李梦雪被困在家中四五天后,自己打开房门跑了出来。小区居民们相信,如果不是那次侥幸逃出,李氏小姐妹早就死了。

二单元404室的施春香每天晚上都要外出散步。今年春节过后,她渐渐发现了503室的异常:这户人家一连四五天都没开过灯,但却有小孩哭声。

此前,施春香和小区很多居民都看到,那个大一点的娃娃经常爬到窗户上玩。如果楼下有人,她会向下面招手,喊“爷爷、奶奶”。有时她的一条腿挂在窗户外,像秋千一样荡来荡去,那

相关热词搜索:南京 饿死 女童

上一篇:方城县举行“6.26国际禁毒日宣传活动暨砚山铺社区禁毒图书角启动仪式”
下一篇:南京儿童饿死续 民政部四地试点分层分类救助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