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综治广角正义之声网

300农民放下锄头拿起画笔开直播:有人年入百万
2019-08-15 17:06:57   评论:0    点击:

曾几何时,短视频APP还被视作是纯粹娱乐休闲的工具,如今,随着短视频爆发式增长,这一新兴事物不仅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还改变了一个行业...

曾几何时,短视频APP还被视作是纯粹娱乐休闲的工具,如今,随着短视频爆发式增长,这一新兴事物不仅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还改变了一个行业,甚至一个地区的生活和经济形态。今天为你讲述“中国画虎第一村”的农民靠画画带领全村致富的故事。

刚过麦收季节,河南省商丘市民权县北关镇王公庄村的田野上一片金黄,麦田尽头,是一排排整齐划一的新建二层小楼。在王公庄村1300多位村民中,有800多人会画虎,2名中国美协会员,56名河南美协会员,也因此被誉为“中国画虎第一村”,与深圳的“大芬村”齐名,以至于现在人们习惯称呼:“北有画虎,南有大芬”。

除了本村画匠外,还有100多位外地画家入住该村。在近千名画虎人中,有300多人从事短视频直播卖画的生意,不仅把“画虎村”的名声传播在外,还获益丰厚。如今,不少农民画家拥有多套房产,开上了宝马奔驰,月入过万不是事儿,年入百万也不稀奇。

王公庄村的村口 ,矗立着一个青砖结构的牌坊,正中写着“中国画虎第一村”,前面一块巨石上“虎村威武”四个大字。

在我国中西部很多农村,“空心化”已经成为普遍现象,村里的年轻人为了赚钱养家都会去一线城市打工,伴随着留守老人、留守儿童、大量房屋空置等问题,但在“画虎村”,许多年轻人却选择留乡作画,甚至周边村落的人还会慕名而来。

王公庄村的画室里,这些放下锄头拿起画笔的农民,绘制出成千上万的老虎,虽说姿态各异,细看也免不了雷同。画匠们在村里创作、生活,琢磨宣纸上老虎毛色的同时,也要承受产业转型中的五味杂陈,这个与艺术关联不大的村落肩负着将艺术批量生产的使命。让人连连称奇的生产速度和低廉的价格,再搭上短视频直播的快车,一下子让“画虎村”名扬海内外。

村支书,一幅老虎画能卖5000块

“画虎村”历史上其实和老虎没有什么渊源,村民们尽管天天和“老虎”打交道,但真老虎最多也就是在动物园见过。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王公庄村农民的画作以春节期间的灶王爷、门神、年画等为主。到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在村民王建民、肖彦卿、王培双、王培振——“四大虎王的带动下,一步步发展成以工笔画虎为特色的村子。

今年36岁的王建峰,是“画虎村”的村支书。13岁开始学习工笔画,2000年师从王建民(四大虎王之一)习画,到现在已经职业画虎23年。

王建峰说,与自己老师那一代相比,他们这批80后喜欢用鲜亮的颜色去突出老虎张牙舞爪的一面,而非用柔和的色调把老虎画得相对温顺。王建峰的第一幅老虎画卖了100元人民币,现在,村支书的虎图平均价格都要在5000元以上。

王建峰也是村里第一批使用直播来销售自己作品的人,他的妻子负责拍摄作画的过程以及跟网友的互动。如今,王建峰的快手账号的粉丝量接近13万人。

画室的一角,堆满了准备快递给国内外买家的“老虎”。 数据显示,画虎村约三分之一的作品通过直播平台售卖,销售好时,王建峰一个月能在线上收入50万人民币。

双胞胎兄弟,拍段子年入百万

王卯(左)、王丁是“画虎村”唯一的双胞胎兄弟,师从著名画家孟祥顺,为其入室弟子。他们的作品多次入选全国书画大展并获奖,曾在河南美术馆、中国美术馆等地举办过画展,作品被国内外众多藏家收藏。

从80年代开始,受父亲影响,王丁、王卯兄弟家里很多物件都是王公庄村里最早拥有的人家:第一辆凤凰牌自行车,第一辆家用轿车等,他们经常在外学习绘画,很早就接触到互联网,也是村子里最早玩快手的人,通过他们的带动示范,进而影响到一批人。

哥哥王卯专注于工笔画创作,弟弟王丁专注于短视频直播运营。兄弟俩对短视频的传播规律很有想法,拍的段子经常能上热门。这天一大早,兄弟俩来到山东曹县的一处河滩拍摄作品封面。

老虎和鳄鱼这些再简单不过的道具,就是视频上热门的关键。用王丁的话说,拍段子就是随便搞着玩儿,利用一些有趣吸引人的画面当封面,很容易吸引网友点击观看。

虽然身在农村,但王卯、王丁兄弟的生活节奏没有慢下来,白天画虎,下午拍短视频封面,晚上吃过饭后就开始线上直播。目前他们在快手平台有150万粉丝关注,这两年直播卖画收入至少500万,家里的房产分布在城镇多处。

左撇子画家,一个女人养活四口人

崔秀芬不是王公庄村人,在她1岁多时,因为患上小儿麻痹症,右臂右腿不能用力,残疾给她幼小的心灵造成了严重创伤。

崔秀芬自幼聪慧,小学毕业后就喜欢上绘画。2001年,她被表哥接到豫东书画院学习工笔画,而后在他们创办的乡村画廊里当上了画工,就一直留在了王公庄村,后来结婚生子。

崔秀芬学习非常刻苦,以工笔画虎、画狮子及其它动物为主,既有单幅作品,又有百米长卷。市场需要什么她就画什么,作品一般不出画廊就被购走,还培养了一批固定的画商,订单应接不暇。

2017年,崔秀芬在村里人的带动下开始接触快手,在上面偶尔发下段子,拍下自己的作品和绘画过程,很多网友给她的励志故事点赞,这也让几乎足不出户的崔秀芬结识了很多朋友,在网络世界里打破了行动的束缚。

现在,崔秀芬每个月通过快手平台卖出虎图十多幅,每幅低的一千多,高的过万,平均下来一幅画五、六千元。

崔秀芬的生活离不开双拐和轮椅,她的衣食起居全靠老公、表哥表嫂和画友们的帮助。老公要照顾1岁多的小儿子,送大儿子上下学,家里的地基本都承包给了其他同乡。崔秀芬靠绘画每月收入过万,是全家4口人的顶梁柱。

如今,崔秀芬已经拥有了自己的画室:“我要努力多出作品,争取早日成为省级美协会员,到中央美院进修也是我最大的心愿!”

画虎带动村庄转型,帮不会画画的村民致富

王公庄村1300多口人,大多数村民从事画虎营生,但仍有近半村民依靠种地维持生计。专职画虎的村民没有时间照顾自家农田,其他村民便承租下大片休耕地,以增加收入。而种田和画画,收入差别巨大,一位村民感叹道:“像我这样种田的和那些画家之间,收入差得不是一点半点,至少得有十倍吧”。

带领全村人致富,也是村支书王建峰的职责所在。现在他的大部分精力都花在在村里的文化旅游项目上,搞好基础设施建设,想通过提升“画虎村”的知名度,把王公庄村打造成文化艺术乡村,吸引游客到此游玩,让不会画画的村民,也能从乡村旅游上赚取收益。

现在,王公庄村的农民绘画艺术中心正在如火如荼的建设中,未来这里将成为农民画作的集中展示地。名声在外,远客自来!“画虎村”的美好愿景,在互联网的助力下,也许很快便能实现。

来源:法治聚焦据人民网讯 编辑:李治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 把传统传下去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