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综治广角正义之声网

遗弃家庭成员 将面临刑事责任
2018-05-16 08:50:40   评论:0    点击:

      综治广角正义之声网  2018年5月10日,西峡县妇联维权中心主任李海朝联合西峡县检察院未检科检察官在桑坪镇处理一起遗弃家庭成员案,在达成共识后,当事人竟然以法律而不顾,时隔两日又通过不法手段将孩子遗弃,公安机关依照治安处罚法依法对当事人实施治安拘留五日的处罚。

   一、 案件介绍: 2017年余某因与妻子孙某感情出现裂痕,为此双方经常因为家庭琐事发生争吵,长期的纠纷导致双方感情破裂,双方为抚养权问题进行过激烈斗争,并且双方相互争夺孩子抚养权,为此当地公安机关曾参与调解,在抚养小孩问题上,双方无法达成意向,孙某在离开派出所时,余某与孙某相互扯拉小孩,后在民警的劝说下,孩子被暂时送回余某家中。为此事双方在多次调解无效的的前提下,孙某只有依法向西峡县人民法院提出离婚诉讼,同时要求抚养婚生小孩。

    在法庭上余某为了争取抚养权想尽一切办法,誓死捍卫自己的抚养两个小孩的抚养权利。后在法庭的支持调解下,最后孙某主动放弃了抚养两个小孩的抚养权,婚生两个小孩由余某抚养,余某也不要求孙某支付小孩的抚养费用。法院调解书送达后,孙某离家到外地打工至今,目前也无法取得联系。

    余某在离婚后带着孩子相依为命,可是随着社会经济的突飞猛进,余某带着两个孩子,加上家庭的变故,加上自己也经受不起生活的压力,感觉抚养两个小孩身心疲惫,竟然突发奇想,2018年2月份以来,曾20多次将孩子送往孙某娘家,因为余某在离婚中伤害到孙某以及家人,为此孙某娘家人也拒绝看管。

     特别是,余某有时候在深夜送孩子后,竟然不顾孩子的安全,丢弃后就骑车离开。两个孩子曾摸着黑夜跑回8公里之外的家,在街上被人发现报警,警察出警后发现系余某之子,后民警联系孙某将孩子带回,可孙某予以拒绝。

   2018年5月10日,西峡县妇联维权中心主任李海朝联合西峡县检察院未检科检察官一同前往桑坪镇处理该遗弃家庭成员案,在批评教育下余某认识到错误,履行抚养义务。

二、故意损毁他人财物 遗弃小孩被治安拘留

    在西峡县妇联维权中心主任和西峡县检察院未检科检察官的处理下,余某竟然通过非法手段,破坏孙某护栏又将自己的孩子遗弃到孙某之家然后离开。余某的行为已经违反了治安处罚法的有关规定,派出所依法对余某实施了治安拘留五日的处罚。余某在被治安拘留时,扬言:“谁要是敢在他拘留期间抚养小孩,回来后找谁算账”,就因为余某的扬言,他的近亲属均不照看五岁的男孩。当地派出所在万般无奈的情形之下只有担负起该小孩的生活起居责任。

 三、遗弃家庭成员影响恶劣  余某将面临追责   

   就此案件,余某多次将未成年孩童遗弃孙某之家,孩童曾独自从深山8公里之外偏僻的乡间道路回家,余某的行为性质恶劣,已经严重的损害了其孩子的权利,随时可能造成小孩的生命危险,该行为已经涉嫌到遗弃家庭成员罪和故意杀人罪的心是责任。

  西峡县妇联维权中心主任认为:遗弃罪是指“对于年老、年幼、患病或者其他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人,负有扶养义务而拒绝扶养,情节恶劣的行为”。是一种纯正的不作为犯罪,其与故意杀人罪的区别在于主观方面的不同,生命所面临的的危险是否紧迫,生命对作为义务的依赖程度,以及行为人履行义务的难易程度。余某将孩子丢弃后,孩子独自在偏僻的小路回家,可以得知此地肯定人烟稀少,小孩被人救助的可能性也不大,且小孩又非常幼小不靠他人救助根本就无法存活。由此可知,其的主观故意已经超出了仅仅是遗弃小孩的范畴,是一种明显的故意杀人,且造成了小孩死亡的严重后果,因此余某的行为也超出了遗弃罪的范畴,而应以故意杀人罪论处。根据《刑法》第二百六十一条【遗弃罪】对于年老、年幼、患病或者其他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人,负有扶养义务而拒绝扶养,情节恶劣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根据《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故意杀人罪】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据此规定,西峡县妇联维权中心主任通过与西峡县检察院未检科牛科长以及西峡县桑坪镇派出所所长刘所长沟通,达成共识,将依法启动刑事程序,依法追究余某的刑事责任,同时取消余某的监护权,重新指定新的监护人,从而保护该孩童的合法权益不受侵害,确保孩子健康成长。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如此执法,置他人生命何在?
下一篇:老人跪地签字,这家医院的服务意识去哪儿了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