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综治广角正义之声网

从协调离婚到促成跨境电商合作 工作跨度有点大
2018-08-30 08:26:08   评论:0    点击:

  法律顾问进村开展调解工作。  法律顾问进村开展调解工作。  村民感谢法律顾问调解。 来源:南方法治报 今年,广东省政府把健全社

\
  法律顾问进村开展调解工作。

  法律顾问进村开展调解工作。

  村民感谢法律顾问调解。

 来源:南方法治报 今年,广东省政府把“健全社会矛盾纠纷化解机制”作为2018年十件民生实事之一。7月3日,省委政法委、省司法厅在河源市召开全省加强人民调解工作,打造新时代广东“枫桥经验”会议,加快落实民生实事,推动广东人民调解工作创新发展,助力广东在营造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格局上走在全国前列。其中,河源市东源县的“五老一顾问”调解模式、广州市南沙区的商事纠纷调解模式等成为村(居)人民调解和行业调解的取经对象。

  数说

  3年来,广东各类人民调解组织共预防矛盾纠纷103987件;调解矛盾纠纷1062359件,调解成功1041291件,调解成功率达98%,涉及当事人近360万名,调解协议涉及金额185亿元。

  河源东源“五老一顾问”调解模式

  让情理调解与专业调解相得益彰

  双眼近乎失明的何贵芳(化名),最近生活总算重归平静。

  47岁的何贵芳是河源市东源县仙塘镇红光村村民,虽然她数次和丈夫吵吵闹闹面临一拍两散的局面,但在村里调解员、村居法律顾问的积极调解和努力下,她和丈夫终于重归于好。

  老长辈情理结合进行劝导

  4年前,何贵芳原配丈夫病逝,鉴于其患有眼疾,生活只能基本自理,且有一名小孩需要抚养,婆家建议她找个能照顾自己的男人做“上门丈夫”。在熟人介绍下,在仙塘镇务工的广西籍男子老高带着女儿和何贵芳组成新家庭。

  老高和何贵芳登记后将自己的积蓄拿出来,在何贵芳原有的老房子上加盖了两层新房。很快,老高和何贵芳的女儿出生了。但幸福的时光很短暂,老高将母亲接来照看女儿的时候,一家人的矛盾开始爆发。

  因为生活中“厚此薄彼”的小事,导致何贵芳婆媳关系出现问题,继而引发夫妻之间的纠纷。2016年10月起,双方矛盾不断,何贵芳就三天两头到村委会诉苦,要求离婚。

  接待何贵芳的调解员是当地老长辈潘衍辉。记者了解到,东源县一方面发挥乡贤等传统调解优势,聘请老党员、老政法干部、老退休军人、老教师、老长辈参与调解工作;另一方面,充分发挥好“一村(社区)一法律顾问”的作用,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等方式积极选聘律师等法律服务工作者担任人民调解员,将传统的情理调解与专业调解结合起来,攻坚克难,啃“硬骨头”。

  潘衍辉是村里的“五老”调解员之一,他非常了解何贵芳的情况。听完何贵芳的诉求后,潘衍辉以长辈的身份开导她:“老高虽为上门女婿,但他白天打工晚上骑摩托车搭客,为这个家付出了很多。你没经济来源,想离婚自己带女儿,而且要求分割老高用自己积蓄建的房子。你这想法太自私,对老高不公平。”

  长辈的劝导,让何贵芳想离婚的想法渐渐有了松动。

  驻村法律顾问释法解决问题

  潘衍辉逐渐打消何贵芳离婚的想法后,通过“五老一顾问”机制联系驻村法律顾问赖国华介入二人的离婚调解案。

  “双方在离婚协商中对涉及房屋分割和婚生孩子的抚养问题,一直未能达成一致。”赖国华告诉记者,何贵芳一直坚持自己带婚生女儿,可是其眼睛有疾又没有固定收入。另外,即使是分割房产,何贵芳也给不起钱。由此,赖国华不主张其离婚。

  “如果你们俩不能把对方的孩子当成自己亲生的儿女对待,这个家早晚要散。”赖国华用自身经历“以案说法”:“我的岳父母也是重组家庭,可是因为我岳父对我妻子很好,所以我妻子很敬重她的继父,生活其乐融融。”潘衍辉也多次劝何贵芳珍惜眼前人,要学会相互帮扶。

  赖国华又从法律的层面解释房屋分割和孩子抚养的问题。就这样,赖国华情理结合地帮何贵芳分析其面临的问题,还像心理辅导员似的时不时开导对方,在调解中普法,也在普法中做好调解工作。

  经过长时间的调解,何贵芳又坐回老高摩托车的后座,面带微笑地向潘衍辉等人打招呼。

  据东源县司法局局长李振球介绍,该县打造的“五老一顾问”调解模式取得了良好的调解效果和社会效应。以红光村为例,3年来,该村成功调解30余宗案件,确保了大事不出镇小事不出村,更避免了“民转刑”案件发生,实现刑事犯罪案件3年“零发生”。

  广州市南沙区商事纠纷调解模式

  行业领军人物调解专业矛盾纠纷

  作为公共法律服务体系的组成部分,人民调解有着自身便捷、高效、免费、公开的优势。在做好传统的村(居)调解工作的同时,广州市南沙区结合辖区实际情况,以南沙商事调解中心为平台构建南沙特色的多元化解矛盾纠纷机制。近日,记者来到南沙区跨境电商行业人民调解委员会(下称“调委会”),一窥南沙商事调解工作。

  源头排查减隐患

  2014年,南沙开始大力发展跨境电子商务业务。自2016年1月广州获批国家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试点城市以来,南沙跨境电商业务实现跨越式增长。截至2017年12月,南沙区备案企业达1300余家,跨境电商BBC模式进口货物价值达72亿元。

  跨境电商是新事物,因不了解或是信息不对称等原因容易衍生一系列纠纷。为化解跨境电商行业矛盾纠纷,南沙区跨境行业协会成立了调委会。

  2018年4月,消费者陈某在广州某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的购物平台上购买了一国外品牌面膜。因该面膜没有中文标签介绍,其认为是假冒或是走私商品,于是要求商家退货并给予一定赔偿。

  商家认为,平台上所出售的商品均有相关资料,且为正规渠道商品,拒绝退货、赔偿。几经协商未果后,商家向调委会救助。

  在征得双方当事人同意后,调委会会长魏炎祥开展调解工作。“所有跨境商品均有在网站上备案,每件商品都有海关的放行章,单号均可查询;跨境商品是从南沙的保税仓库发货,所以最快一两天就能收到货物。”魏炎祥详细讲解跨境商品与一般商品的区别后,消费者陈某撤回了退货、赔偿请求。

  “这是一起典型的因不了解跨境电商而产生的纠纷。”魏炎祥介绍,对于跨境电商销售的产品,很多消费者都有疑问:为何没中文标签,为何下单一两天就收到货物?魏炎祥说,因中文标签或是发货时间有疑问产生的咨询和投诉占8成左右,真正形成纠纷案件的很少。

  为从源头减少纠纷,调委会积极排查矛盾纠纷隐患,组织专家指导会员商家依法依规经营,减少甚至杜绝海外采购、仓储、知识产权领域的纠纷,同时对可能产生纠纷的环节如消费者购买环节等,在各大商家平台做好跨境电商知识宣传。

  专业团队助和解

  除了因不了解跨境电商而产生的纠纷外,调委会还经常遭遇如一些跨境电商商品滞销导致的复杂利益纠纷。

  2015年,电商刚刚兴起,风靡一时,国外供货商澳洲某纽公司看到商机,主动将1.8万罐奶粉发送到保税仓,委托风信子平台代为销售,然而收货人却是一家物流综合平台。2018年3月,奶粉马上到期,可仍然有大批量滞销。

  物流综合平台早在去年就已经歇业,三方就进口到保税区的一批奶粉如何处理、相关货款及费用等由谁来承担等问题产生纠纷。供货商一纸诉状把风信子平台和物流综合平台告上南沙法院,却因材料不完善等问题被退回。此时,物流综合平台的收货老板已经因病去世,公司歇业,没有开展业务。供货商的律师找到调委会,希望其介入协助处理纠纷。

  魏炎详接到案件后,咨询了律师郑贤春的专业意见。“澳洲某纽公司不仅和风信子平台有纠纷,和另一家公司也面临同样问题,现在最重要的是提出合理方案,将损失降到最低。”魏炎详和专家库律师通过电邮等方式,不断沟通解释法律法规和处理即将过期奶粉的成本问题。最终,澳洲某纽公司和中国的两大合作伙伴达成和解协议,共同承担此次交易的亏损,并决定继续合作,寻求发展机会,一场跨国经济纠纷就此化解。

  南沙区跨境电商行业人民调解委员会只是广东行业调解的一个缩影。近年来,广东省在巩固医疗卫生、婚姻家庭、道路交通、劳动争议等领域人民调解委员会的基础上,重点向物业管理、知识产权、环境保护、金融、消费等5个领域拓展,构建了多元化的人民调解工作格局,有效解决了大量纠纷与矛盾,维护社会稳定。


相关热词搜索:电商 跨度

上一篇:最新研究报告:网络黑灰产产业规模已达千亿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