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综治广角正义之声网

父亲疏于监护 妇联介入化纠葛
2018-05-12 10:04:42   评论:0    点击:

综治广角正义之声网【朱晨丽】 2018年5月10日,西峡县妇联维权中心主任李海朝联合西峡县检察院未检科检察官一同前往桑坪镇处理一起遗

     \

   综治广角正义之声网【朱晨丽】   2018年5月10日,西峡县妇联维权中心主任李海朝联合西峡县检察院未检科检察官一同前往桑坪镇处理一起遗弃家庭成员案,李海朝主任在未检科检察官以及该镇派出所、镇政府、村治安主任共同配合下,圆满处理化解这一起父亲疏于监护子女案。

一、感情破裂闹离婚

     2017年余某因与妻子孙某感情出现裂痕,为此双方经常因为家庭琐事发生争吵,长期的纠纷导致双方感情破裂,双方为抚养权问题进行过激烈斗争,并且双方相互争夺孩子抚养权,为此当地公安机关曾参与调解,在抚养小孩问题上,双方无法达成意向,孙某在离开派出所时,余某与孙某相互扯拉小孩,后在民警的劝说下,孩子被暂时送回余某家中。为此事双方在多次调解无效的的前提下,孙某只有依法向西峡县人民法院提出离婚诉讼,同时要求抚养婚生小孩。

    在法庭上余某为了争取抚养权想尽一切办法,誓死捍卫自己的抚养两个小孩的抚养权利。后在法庭的支持调解下,最后孙某主动放弃了抚养两个小孩的抚养权,婚生两个小孩由余某抚养,余某也不要求孙某支付小孩的抚养费用。法院调解书送达后,孙某离家到外地打工至今,目前也无法取得联系。

二、生活拮据弃孩童 

    余某在离婚后带着孩子相依为命,可是随着社会经济的突飞猛进,余某带着两个孩子,加上家庭的变故,加上自己也经受不起生活的压力,感觉抚养两个小孩身心疲惫,竟然突发奇想,2018年2月份以来,曾20多次将孩子送往孙某娘家,因为余某在离婚中伤害到孙某以及家人,为此孙某娘家人也拒绝看管。

    余某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竟然在深夜中,骑着摩托车将两个孩子送往孙某娘家,送去后看到大门紧闭,就把孩子从院墙放入院内,然后离开孙某娘家。因孩子哭得撕心裂肺惊醒了孙某父母以及邻居,后报警求助。像这样的事情频繁发生,警察在这几个月来成了孙家的“常客”。

     特别是,余某有时候在深夜送孩子后,竟然不顾孩子的安全,丢弃后就骑车离开。两个孩子曾摸着黑夜跑回7公里之外的家,在街上被人发现报警,警察出警后发现系余某之子,后民警联系孙某将孩子带回,可孙某予以拒绝。

三、化解纠纷徒劳无功

     为了切实维护好未成年的合法权益不受侵害,当地政府、妇联、派出所、司法所、村委会几方曾经多次调解,但是余某当前一套、背后一套,事候仍旧我行我素,对当面说承诺的事实视而不见,找各种理由借口不予履行抚养义务。

   在这期间内,余某多次深夜将孩子送到孙某娘家,通过翻越栅栏将孩子放到院内,然后离开。该案件中余某是否够成刑事犯罪,因为没有公安尚未侦查立案不能定性,即便可以追究其刑事责任,也应提前安排好小孩的抚养问题。当地派出所和妇联在万般无奈之下,只有向西峡县妇联维权中心反映,希望通过维权中心从中间协调解决。

四、五方联合调解

    2018年5月9日,西峡县妇联维权中心接到当地妇联的反映,中心主任李海朝深感疑惑,离婚时为抚养权闹到派出所、法院,现在为什么又不履行抚养义务?中心李海朝主任经过认真的研究分析,为了切实解决好该矛盾纠纷,当即联系到西峡县检察院未检科牛晓丽科长,通过沟通决定联合出面办理此事,切实保护好、维护好未成年的合法权益,从而化解该矛盾纠纷。

    2018年5月10日,西峡县妇联维权中心主任李海朝在西峡县检察院未检科检察官的陪同下一起前往事发地,对该纠纷进行调解。到当地派出所后,李海朝针对该案件进行全面了解,并对当事人的生活、家庭、经济、矛盾纠纷也进行了全方位的了解,为了更深一步的了解全面情况,李海朝对曾经处理过该案件的有关人员进行细致、耐心的询问。因为孙某外出打工,下落不明只有让孙某的父母到场进行表明态度。

    为了便于调解矛盾纠纷由李海朝主持调解,通过背靠背、面对面的协调方法,从而有效的知悉了双方问题的矛盾所在。在调解中依法对余某进行询问,并针对余某遗弃未成年人的行为,进行了严厉的批评和教育。

    为了更好的达到调解效果,李海朝要求当地派出所、政府业务主管部门领导、村委会治安主任共同参与调解。在调解中,余某始终以农村那种耍“无赖”的方法面对调解人员。在调解中,李海朝主任义正言辞对余某的行为进行了严厉的批评,检察院未检科检察官通过现场发问的方法,又结合我国现行的法律、法规对其进行普法教育,在各方面的劝说和批评教育下,余某主动承认了自己的错误,也表态今后不再遗弃孩子,履行自己的抚养义务。

五、正确引导化纠纷

    虽说当事人主动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履行自己的抚养义务,但是李海朝主任认为,这样解决不了根本问题,经过与其他调解人员沟通,达成一直帮助措施,即:1、目前余某没有固定收入,政府可以协调一下有关方面的关系,在当地工地上为余某安排一下务工确保其有收入,也能更好地促使余某履行抚养义务;2、虽说在离婚时,余某不要求孙某支付两个孩子的抚养费,但是目前余某经济确有困难,一个人的能力有限,可以依法通过法院要求孙某支付小孩的抚养费用。3、因为余某目前经济确实存在困难,司法部门可以为余某提供法律援助,到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帮余某解决抚养费困难问题。

    余某在面对这样的帮扶措施,他主动承认错误,并且表态,如果再次出现类似遗弃行为,愿意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自己也会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该纠纷,自己也会好好劳务创造经济收入,更好地抚养小孩。

    笔者认为:从民事责任来讲,父母对孩子都有抚养义务,本案余某通过遗弃方法不履行抚养义务已经违反了我国现行的法律法规,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从刑事责任来讲,余某目前并非丧失劳动能力却拒不抚养孩子,如果情节严重很可能构成遗弃罪,会被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热词搜索:纠葛 父亲

上一篇:民政部:严厉打击涉黑涉恶人员操纵村委会选举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