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综治广角正义之声网

安阳老人状告小儿子 一句话令人心酸
2018-02-01 09:51:45   评论:0    点击:

安阳晚报□本报记者 王 璐    近年,随着越来越多的青壮年离乡外出务工,农村出现大量留守老人,这些留守老人生活孤独、精神空虚,渴望子女的抚慰和照顾。在涉及留守老人的赡养费纠纷案件中,只有关注留守老人真正的需求,才能保障他们的合法权益。

“我辛辛苦苦把他们养大,结果,现在一个都不愿意管我。”一个多月前,张老伯怒气冲冲地来到滑县人民法院,诉说了自己的遭遇。65岁的张老伯是一位退休工人,膝下共有4个女儿、两个儿子,原本应当是享受天伦之乐的年纪,却一纸诉状将小儿子张某告至滑县人民法院,要求其履行赡养义务,每月支付300元赡养费,并在生病的时候照顾自己。

原来,近10年,小儿子张某一直在外打工,逢年过节从没回家看望过张老伯,也没有给过他生活费。甚至在张老伯住院期间,张某也没有回家看望和照顾,对于张老伯多次住院的费用张某也不想承担。“我不奢求孩子能给我提供多好的生活条件,我只求逢年过节,孩子们能回家探望我,这样的要求过分吗?”张老伯委屈地说。

该院法官通过庭前分析案件,与张老伯和张某进行深入交谈,分别询问了他们的意见后,认为张老伯并非是为了赡养费而起诉张某。张老伯是退休工人,每个月都有退休金,足够他的日常生活开销,起诉张某主要是因为父子间长期缺乏沟通交流,张老伯认为小儿子张某不够重视他。张某常年在外务工,偶尔回家也跟他的叔叔关系比较密切,甚至住在叔叔家,使得张老伯的内心很受伤,父子的关系越来越差。他们彼此都需要一次交流的机会,将误会解开。

随后,该院家事法官找准调解切入点,巧用调解化冲突。首先,推己及人,法官将自己小时候与父亲因沟通较少产生误解的情形讲述给张某与张老伯,与之产生情感共鸣。其次,让张某回忆张老伯对他做的最温暖、最难忘的事情,带动双方情绪。最后,给予双方谈话空间,将心里话诉说给对方。“赡养费我可以不要,我只想经常看看你。”张老伯的一席话,让张某潸然泪下。最终,父子俩消除误解,张某搀扶着张老伯走出法庭。

近年,滑县人民法院从保障未成年人、妇女、老年人合法权益及维护婚姻家庭和谐稳定出发,创新司法服务社会、家庭的方式方法,与政法委、公安局等部门协调对接,设立“1+8+23+1045”网状调解新格局,整合行政、司法资源,全面覆盖家事纠纷,逐步促进家庭和谐。2017年以来,该院共受理家事案件1292件,含旧存63件,新收1229件,审结1280件,结案率99.07%,已结案件中调解406件,撤诉、按撤诉处理共计248件,调解、撤诉率51.09%。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山东扫黑除恶典型案:男子为竞选村支书打压对手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