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综治广角正义之声网

检察官徐明书:宁听骂声,不听哭声
2017-04-12 15:46:13   评论:0    点击:

  徐明书(左一)与入所在押人员谈话 法制日报网讯 徐明书,安徽省宣城市广德县人民检察院监所检察科科长,出了名的爱挑刺和不怕得罪人。

\

 

  徐明书(左一)与入所在押人员谈话

 法制日报网讯 徐明书,安徽省宣城市广德县人民检察院监所检察科科长,出了名的“爱挑刺”和不怕得罪人。在监所科工作的两年里,他紧盯监所业务薄弱环节,建立健全制度机制建设,严格开展监督工作,实现监所检察业务考核从全市垫底到夺冠的逆袭

  “对自己严一点,干工作就会实一些。”

  “法律在我心中是至上的,我宁可得罪你,也不能得罪法律。”

  “每月一万多元的医药费,说不差钱是假的。但是钱不能收,因为怕这辈子都回不了工作岗位了,不能欠这个情。” —— 徐明书

  “羁押必要性审查案件办理情况如何?”虽然离开岗位半年了,徐明书还是忍不住给同事发去信息。

  “去年办了26件,今年已经办了4件。”看到成绩不错,徐明书终于放下心来。妻子朱友花本来想唠叨他两句,让他不要再操心工作,但看到他高兴的样子,又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如果不是被查出肺癌晚期,他如今应该正忙着社区矫正检察、财产性执法监督、在押人员的谈话教育……

  “今年我们正在争创一级看守所,如果天不绝我的话,我想尽快回到岗位上。”徐明书说。

  从垫底到第一

  房子小,桌子破,下雨漏水,墙壁发霉,是徐明书刚到广德县看守所驻所检察室的工作环境。

  虽然第一印象让徐明书心里“凉半截”,但规章制度的空白、工作机制的模糊、监督秩序混乱,让徐明书心里更没了底。

  “当时监所工作条件很艰苦,业务考评又是全市倒数第一,在这种情况下想要打个‘翻身仗’,难度可想而知。”广德县检察院副检察长林兴举说,但找徐明书谈的时候,他一口就答应了。

  困难是有,但不是不能克服。徐明书被激起了斗志和干劲,到岗后,徐明书给自己制定了每日工作计划:每天上班第一件事就是回放查看前一天晚上监区监控视频,看有无在押人员打架斗殴等违反监管场所秩序的行为;每天对巡查监区不少于3次,每周找在押人员谈心谈话不下于10次;如若遇到特殊情况去不了,也要打电话询问看守所民警当天监区情况。

  “对自己严一点,干工作就会实一些。”徐明书常常这样给自己加压。为了完成新旧业务衔接,他还埋头啃下了与业务相关的法律法规,学习借鉴各地先进经验,狠抓起制度建设,出台了驻看守所检察室保密制度、档案管理制度等,绘制了监外执行检查流程图及罪犯分布图,规范了执法流程和动作,做到底数清、情况明。

  随着一系列监督工作的掀起,驻所检察室从硬件到软件的历史“欠账”,慢慢补上了,还实现了逆袭:第一年,监所科摘掉了倒数第一的帽子,提升到全市第二名,第二年位列全市第一。据2016年的数据显示,广德县检察院监所业绩仍是全市第一,彻底打赢“翻身仗”。

  徐明书讲授检察业务课

  从磨合到信任

  驻所检察室与看守所之间起初有过一段“磨合期”。

  “以前的检察官很少过问看守所工作,他来以后天天坐班,会不留情面地指出看守所工作哪里做的不对不好,有的民警感觉管得太多、太挑刺。”广德县看守所所长蒋兴祥说。

  2014年,徐明书在监控中发现,看守所一位民警私下带在押犯人出来散步,他第一时间向蒋兴祥反映了情况。“提出来的时候我脸上有些挂不住,查实后对涉事民警进行所内通报。”蒋兴祥说,他没想到的是,徐明书之后主动跟他一起找那位民警谈话,当时徐明书的一句话,让人印象深刻。

  “他说,我宁听骂声,不听哭声。你现在怨我,但你如果出事,后果肯定更坏。”蒋兴祥回忆说。

  徐明书还特意与看守所民警开了座谈会,介绍检察机关与看守所虽然是监督与被监督的关系,但都有共同的目标:确保监所安全。会上,徐明书还作出承诺,只要他在一天,就会尽全力排除一切可能存在的危险。这次开诚布公的谈心,让全所民警对检察工作有了新的认识。

  “随着接触的深入,他的敬业精神彻底让民警服了。”蒋兴祥说,几乎每个星期六星期天,他都要到所里来跟犯人谈话,每年过年过节,也就他一个人值班,连大年三十他都自己在所里过,每天上班早,下班迟。这样敬业的人是有感染力的,让大家从心里敬佩,觉得有他在,心里踏实。

  “依法监督既是维护在押人员合法权益,同时也是对看守所民警的保护。我们现在理解他,也感谢他。”蒋兴祥说。

  不能得罪法律

  在被监督对象眼里,徐明书是一个爱“挑刺”、爱“找茬”的人。确实,徐明书很“挑”,因为他深知,这根“刺”不拔,总有一天会被戳痛。所以即使面对的是老同事、老朋友,他也不会让步。这一点,与徐明书相识多年的柏垫司法所所长杨立斌深有体会。

  “检察科监督社区矫正,与我们工作联系十分紧密。第一次他来的时候是常规检查,要查看社区矫正对象的档案材料,一共30多本,一本本看到下午1点多,饭都不吃。”杨立斌说,“别人都知道我们是老朋友,这样查感觉硬是找我毛病,真不是滋味。”

  这还没完,徐明书第二次来的时候连招呼都不打了,直接搞突袭。“让我们打电话问矫正对象在哪,然后矫正对象必须要要用固话回拨回来,证明他们所在位置与说的一致,防止脱管漏管。”杨立斌说,打回来之后也不行,他还要去实地抽查。

  杨立斌觉得徐明书就是故意跟自己过不去,一气之下,打电话给检察院领导“告状”,要求渎职科来查自己是否有问题。结果第二天,杨立斌接到了徐明书的电话,详细说明了监所科的职责。

  “法律在我心中是至上的,我宁可得罪你,也不能得罪法律。”徐明书的这句话,让杨立斌触动很大。“他之后还经常来宣传警示案例,我们也意识到一旦出事,再小的事也是大事。”

  在监所检察科工作两年多时间,徐明书承办在押人员羁押必要性审查案件20件,建议采纳率100%;受理在押人员控申、申诉24件,全部得到妥善处理;向看守所、司法局和各级人民法院发出纠正违法通知书和检察建议书78件,均被依法采纳。

  但谁也没有想到,2016年8月初,徐明书被确诊为肺癌晚期,经过医院诊治后,现在家服用靶向药进行治疗。院里为徐明书募捐了两三万元钱,但由于徐明书一直拒收,后来只好直接打到他的工资卡上。

  “每月一万多元的医药费,说不差钱是假的。但是钱不能收,因为怕这辈子都回不了工作岗位了,不能欠这个情。”徐明书说,“如果天不绝我的话,我想尽快回到岗位上,减轻同事们的工作压力。”

  记者手记

  “如果天不绝我的话,我想尽快回到工作岗位上。”这是在采访结束时,徐明书跟我说的最后一句话。当时他的眼神,很平静,也很深沉。

  是怎样执著,才能让人在与生命赛跑的时候,还想要负重前行?

  我想,在徐明书的身上,是有答案的。

  驻所的3年时间里,他临危受命,在一间破败的房子里“撸起袖子干”,建立起一系列规章制度,领着驻所工作走上正轨;他对错分明,与看守所民警开诚布公谈工作,全力排除一切可能存在的危险与漏洞,让人心服口服;他不近人情,即使是面对共事多年的老同事,也一切按规定办事,甚至比规定要求的更严,容不得一粒沙子入眼。这么多年,他因为要单位所里两头跑,上班比别人早,下班比别人晚,逢年过节还放弃休息。

  这3年时间,“浓缩”了他的执著。他用自己的越挫越勇、刚正不阿、兢兢业业,换来了监所检察工作“翻身仗”的胜利,赢得了赫赫生辉的“军功章”。

  这3年时间,也诠释了他的执著。他把对工作的热爱,对正义的追求,对法律的敬畏融进了制度的条条款款,融进了与被监督对象的每一次谈话。

  正如徐明书面对被监督对象所说:“我宁可得罪你,也不能得罪法律。”

  我想,这份执著,还是一份坚守,对他心里那纯洁不可侵犯的法律信仰的坚守。


相关热词搜索:骂声 检察官 哭声

上一篇:十八大以来最高检系统内巡视发现问题431个
下一篇:“百名红通”归国第一人:靠打工拮据度日 妻离子散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