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综治广角正义之声网

抓捕路上遇车祸 这个"轮椅警察"的梦想让人动容
2018-05-24 09:02:33   评论:0    点击:

  来源:云南长安网  14年前,因为在抓捕嫌犯路上的一场惨烈车祸,云南昭通民警冯玉邦重伤昏迷,好不容易摆脱死神的缠绕,又被医生...

\

 
       来源:云南长安网   14年前,因为在抓捕嫌犯路上的一场惨烈车祸,云南昭通民警冯玉邦重伤昏迷,好不容易摆脱死神的缠绕,又被医生宣告余生将只能平躺在床上。不幸的遭遇和无情的厄运突如其来,让他的人生路充满悲情,警察梦面临破碎。 

  14年来,冯玉邦始终没有放弃,没有屈服,没有退缩,而是在浓浓爱情、亲情、友情的滋养下重拾生活信心,在梦想、责任、情感的感召中重燃希望之火,在感恩、拯救、奋起的激励下重新扬帆起航——向医生的“断言”宣战,与无尽的伤痛抗争,自学医学知识,坚持康复锻炼,钻研工作业务…… 

  如今,命运多舛的冯玉邦“涅槃重生”、“化蛹成蝶”,从病床上移位到轮椅上,从在家养病到重回岗位,回迁到从警生涯的正常轨道,回归了个体生命的应有价值,回照着日常生活的缕缕阳光,回响着青春奋斗的励志传奇! 

  抓捕路上遇车祸他的警察梦岌岌可危

  2016年11月以来,只要走进鲁甸县公安局法制大队信访室,就会看到民警冯玉邦笑容可掬地坐在轮椅上,专注地接待、疏导、劝导、回复着信访人员,被大家亲切地称为“轮椅民警”。 

  谈及“轮椅民警”的前前后后,冯玉邦总是一笑置之,十分从容淡定,已看不见一个悲伤的表情,听不到一句哀叹的话语,日常工作和生活中的一言一行,都充溢着坚韧、乐观、自信、感恩、上进等满满的正能量,让人禁不住心怀好奇。 

  雪泥鸿爪,有迹可寻!冯玉邦在成为“轮椅民警”的过程中,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生死考验,经受了让人望而生畏的苦难折磨!正是如此,也让知情人对他更加心怀敬意。 

  1990年,冯玉邦师范院校毕业后回家乡任教,成为了一名小学教师,仍未放下儿时就有的警察梦。 

  1994年2月,他如愿以偿地改行成为鲁甸县公安局桃园派出所社区民警,从此开始自己梦寐以求的从警生涯,整天激情满怀地工作着。 

  2003年,冯玉邦经过竞聘上岗,担任文屏派出所副所长,更加在工作中累并快乐着。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2004年11月5日,对冯玉邦来说,是一个噩梦般的苦难日子,是一场生与死的人生劫难! 

  当晚,鲁甸境内夜色漆黑,大雨倾盆,电闪雷鸣。不一会儿,冯玉邦根据群众反映得知,辖区内一起命案的犯罪嫌疑人在鲁甸江底镇出现了。 

  警情即命令,兵马贵神速!接警后,冯玉邦立即和两个同事组成抓捕组,连夜从单位驱车出发,冒雨火速赶往山高谷深、山路绵延的江底镇。没想到,在抓捕路上,当他们的车辆行驶到一段崎岖陡峭的山路时突然发生机械故障,车辆失控后翻坠到路边悬崖的山坡上,冯玉邦被甩出车外,摔撞在峭壁上,全身血肉模糊,当场昏迷不醒,而另两个同事幸运地只受了点皮外伤。 

  受伤昏迷后,冯玉邦相继被紧急送往昭通、昆明等地的医院抢救,鲁甸县公安局专门联系的医疗专家组进行全力救治,让昏迷了两天的冯玉邦苏醒过来,奇迹般地逃过了死神的纠缠。 

  可是,这场惨烈车祸,还是让冯玉邦“很受伤”:腰椎呈压缩性粉碎性骨折,胸椎以下全部失去知觉,被鉴定为二级伤残。 

  望着冯玉邦的伤情,主治医生当场摇头叹息:“哎,他(冯玉邦)伤得太严重了,以后,只能一辈子平躺着瘫痪在病床上,就连轮椅都无法享受了……” 

  听到这样的“断言”和宣告,冯玉邦的家人痛哭流涕,冯玉邦在伤口疼痛和内心悲痛的双重折磨下痛不欲生,人生坠落到了谷底,当即心急如焚起来:“如果真是这样,我就成了一个‘拖累’和‘废人’,谁来照顾我的妻子和儿子?我的从警梦咋个实现?一家人以后的日子咋个过?” 

  各方关爱包围下他发誓要遏住命运的咽喉

  车祸无情,人间有爱!冯玉邦在抓捕嫌犯路上出车祸而受伤致残以来,家人、朋友、领导、战友、群众纷纷前来看望、鼓励和帮助他,奔涌而来的关爱犹如涓涓细流,为冯玉邦清创伤口、抚平伤痕、滋润心田,让冯玉邦践行感恩、点燃希望、蓄积力量。 

  从冯玉邦受伤住院以来,鲁甸县公安局为他支付了所有医药费,公安部、云南省公安厅、昭通市公安局和鲁甸县公安局等各级部门领导,多次上门来看望、慰问和鼓励冯玉邦。2014年10月24日,中国公安民警英烈基金会会长孙明山专程赶到鲁甸看望慰问他,称赞他为“身残志坚的好警察”,勉励他继续勇斗病魔。如此众多“雪中送炭”的场景,让冯玉邦感受到了党组织的温暖,找到了受伤失落后需要的坚强后盾。 

  同时,亲朋好友、家门亲戚、同事战友们闻讯后,纷纷前来安慰、鼓励他,要他坚强地活下去。每每看到这些,冯玉邦总是感觉到一股股暖流在身心里哗哗地流淌着,为自己减轻疼痛、慰藉心灵、抚慰情绪。 

  更重要的是,他和妻儿之间双向流淌着的爱与责任,让他更坚定了“一定要好好活下去”的信念与信心。冯玉邦清晰记得,不管是受伤昏迷2天、住院半年多,还是回家养伤的12年时间里,作为小学老师的妻子李娱苾始终对他不离不弃、悉心照料,除了教书,还承担着接送孩子上学、买菜做饭洗衣等繁重家务活,任劳任怨地为他端屎端尿、抓药熬药…… 

  每天看到妻子整天忙前忙后,而自己只能平躺在床上看着干着急,冯玉邦感动之余很纠结,认为年仅32岁的妻子已经仁至义尽,作为丈夫的他不能自私,要有担当和胸襟,决不能害了她一辈子的幸福。于是,他决定把心爱的妻子“赶走”。 

  “小苾,你是个好女人,能娶到你是我们老冯家几辈子修来的福分。你还年轻,我都这样了,我们不可能再有幸福了,你这样一直守在我身边,我又能给你什么?你走吧,我能理解你、原谅你,同时也感谢你!” 

  “玉邦,如果人间还有真爱,我不知道我们这样的爱情算不算?如果爱情只有爱、没有情,这样的爱情我宁愿丢掉。如果没有你,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不会离开你的,也不允许你离开我!”说完,妻子一把将桌上的杯子砸向地上:“你要敢自己一个人走,我会带着儿子到来天堂找你,我说话算话,决不食言!到时候你可别说我没有给你们老冯家留个后……” 

  看到妻子如此坚定,冯玉邦眼里闪烁着幸福的泪花,特别是看着自己外出治疗半年多以来儿子从白胖小子变成黑瘦小子,冯玉邦痛心疾首,当即攥紧了拳头:“为了妻子,为了儿子,为了这个家,我一定要咬牙挺住,尽快振作起来,为家人们做点事情!” 

  “是春风带来了新绿,太阳使万物有了勃勃生机,是大地养育了生命。相信黑夜过去,光明就会到来;冬天过去,春天就会到来;风雨过去,阳光就会来临。我相信,我一定会站起来,重新投入到维护社会安定的公安工作中去。”有感而发和备受鼓舞之余,冯玉邦将这段文字写进日记中,刻画在心里,并落实到行动上。   

  在全面“复兴”路上 他一路披荆斩棘砥砺前行

  在强烈的责任心、感恩心和上进心驱使下,冯玉邦不再抱怨苍天无眼、命运不公,不再心灰意冷、迷茫失落,内心变得异常强大和坚定——只有自己振作起来,好好地活下去,重返工作岗位,做一个对社会用的人,才能对得起自己、家人和恩人们,才是唯一明智的自我拯救之行,才是个人身体上和事业上的全面“复兴”之举,也才能还清自己欠下的无数“感情债”。 

  古人说,伤筋动骨一百天,这话一点也不假,只要人体内有一小块大如米粒的骨头片被撞开裂,都会让人疼痛难忍。更何况,冯玉邦受伤当时是七八根胸椎骨呈爆裂性骨折、肋骨断三根、脊髓神经多处损伤,这意味着他将时时、刻刻、分分、秒秒忍耐着常人无法忍受的这种钻心的疼痛,而他却把这种疼痛当成一种很烈的酒来“品尝”。这也意味着冯玉邦的身体康复和复兴之路极其艰难而漫长!受伤以来,身体上的剧烈疼痛日夜折磨着冯玉邦的信心,艰辛而长久的治疗和锻炼过程不断煎熬着他的耐心,缓慢的康复进展摧残着他的毅力。 

  但是,冯玉邦知行合一,不断攻坚克难,每天忍痛坚持康复锻炼,通过购买书籍、上网听讲座、求教医生朋友等方式,刻苦自学中医中药学、中医方剂学、针灸学、推拿学,苦读《黄帝内经》、《本草纲目》等中医学经典典籍,并将中医调理康复理论用来指导实践,对自己进行综合对症治疗、系统康复锻炼。 

  同时,从11年回家养伤以来,对警察梦痴心不改的冯玉邦还要抽空学习法律学、心理学,研究典型案例,熟悉办案流程,钻研从警业务,时常忙得不亦乐乎,却又倍感充实。 

  重操警察“老本行” 他找到生活中的灿烂阳光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12年来的不懈努力,冯玉邦胸椎以下的部位逐渐“硬朗”并能直立起来,现已能借助轮椅的帮助完成“行走”,给了人们莫大的惊喜和鼓舞,也彻底颠覆了“今后只能一辈子平躺着瘫痪在床上”的诊断结论。 

  “我拒绝无所事事、空虚无聊的生命,拒绝平庸懒惰无劲的生活。工作是一种态度,能唤醒一个人的自信,让我觉得我对社会还有用,还能为很多人做很多事情。”2012年起,坐在轮椅上的冯玉邦就多次向鲁甸公安局写申请,申请返回单位上班。但是,为了冯玉邦的身体健康,单位拒绝了他的请求。 

  2016年10月,经过再三申请,冯玉邦如愿重返公安工作岗位,被安排到鲁甸公安局法制大队信访接待室,他激情满怀,认定自己又找到了人生价值实现的舞台,并风雨无阻地做着电动轮椅车上下班,不知疲倦地开展对信访人员的接待、解释、劝导、说服、回复等工作,通过热情而专业的信访接待服务,让带着愁容而来的信访人员带着笑容而归,也让冯玉邦赢得了“轮椅警察”的称号。 

  在具体信访接待工作中,冯玉邦会不失时机地结合自己的人生变故,对信访人员进行心理疏导、情绪安抚和信心重建,再通过法、理、情等角度,耐心细致地对对方进行诉求倾听、释法明理、维权支招。 

  为了更方便外出和工作,冯玉邦舍弃了费力又不好操作控制的手推轮椅,花6000余元从网上购买了一辆更加省力、轻便和容易操作控制的电动轮椅。 

  上了半年多的班后,由于长期坐在轮椅上,冯玉邦的臀部长出了一个小肉丁,并逐渐变大,让他坐着很不舒服。对此,他起初并未太过在意,只是在轮椅上掏了一个小洞,再在洞口里垫点薄棉花,这样坐着时就把肉丁“藏”进去,感觉舒服了一些。 

  然而,这个小肉丁一直在疯长,长成了一个4厘米长、3厘米高的“小肉丸”。见状,他从网上搜索查阅,才发现是会诱发多种疾病的褥疮,这让妻子和已考取四川大学的儿子冯博担忧不已,劝他去大医院进行褥疮切除手术,而冯玉邦却格外气定神闲。 

  因为,多年来冯玉邦一直自学中医,他相信用中医一定有办法对付自己身上的褥疮。他迅速从中医书籍中寻找药方,花120元买了120克三仙丹和其他中草药进行配制,对褥疮部位进行敷涂。果然,很快奇迹就出现了,他身上的褥疮一层一层地脱落,最后竟然消失了。 

  工作之余,冯玉邦时常陪伴家人,主动做力所能及的家务,一家人恩爱和睦、其乐融融,对外人与人为善、助人为乐,是父母眼中的好儿子、妻子眼中的好丈夫,是儿子眼中的好父亲、大家眼中的好邻居。 

  阳光总在风雨后。如今,冯玉邦苦尽甘来,完成了自我的拯救和拯救,日常工作和生活里洒满了阳光,工作中的获得感、成就感,生活中的存在感、幸福感,连同事业上的方向感和归属感,让他总是如沐春风、笑颜如花。 

  警察梦无尽头他还想为群众多做点事

  现在,经过积极康复锻炼,冯玉邦原本毫无知觉的胸椎以下部位开始偶尔有了隐痛感,让他的内心立即跟着“痛快”起来。毕竟,这是身体好转康复的信号,再加上老祖宗留下来的中医学知识护佑,让他对今后能在离轮椅后独自行走信心满满。 

  在日记的字里行间,在工作中的一言一行,无不证明着冯玉邦对警察工作的忠诚信念和眷念之情:“对我来说,公安工作是一个阳光灿烂的工作,是一份神圣光荣的使命。办好一个案子,抓获一个罪犯,铲除一个邪恶,维护一方平安,调解好一个纠纷,制止群众打架斗殴,让矛盾群众握手言和,那种获得感、幸福感和成就感会让我心里得到很大的满足,这就是幸福!” 

  “老实说,因为这场车祸,我的警察梦还没有真正实现,我欠单位、家人和大家的‘债’还没有还清呢!”对于未来的打算和愿景,现年44岁的冯玉邦毅然决然地表示,今后,他将激流勇进、奋勇前行,继续好好治病,更加努力工作,为辖区百姓多做实事,为一方平安和谐多做贡献,不负群众的重托,不辱警察的使命,不忘众人的恩情,践行自己当初入警时的铮铮誓言,做一名合格的“对党忠诚、服务人民、执法公正、严守纪律”的新时代人民警察!
 

编辑:周文学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欠条”锁定强奸犯 这位女警“周哥”真的不简单!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