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健全科学评价考核机制 保障人才潜心科研(加快建设世界重要人才中心和创新高地①)

栏目:国内资讯日期:2021-11-22作者:阅读:47053

导读:   中科院物理所怀柔园区清洁能源材料测试诊断与研发平台上,科研人员正在调试全自动软包电池生产线。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供图  中科院物理所怀柔园区材料基因组研究平台单晶薄膜实验站里,科研人员在做...

  中科院物理所怀柔园区清洁能源材料测试诊断与研发平台上,科研人员正在调试全自动软包电池生产线。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供图

  中科院物理所怀柔园区材料基因组研究平台单晶薄膜实验站里,科研人员在做实验。新华社记者 金立旺摄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人才工作会议上强调,深入实施新时代人才强国战略,全方位培养、引进、用好人才,加快建设世界重要人才中心和创新高地。

  人才是衡量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指标。国家发展靠人才,民族振兴靠人才。当前,我国进入了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向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进军的新征程,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加接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宏伟目标,也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加渴求人才。

  如何深入实施新时代人才强国战略,全方位培养、引进、用好人才,加快建设世界重要人才中心和创新高地?科技版从今天起推出“加快建设世界重要人才中心和创新高地”专栏,介绍部分科研院所、高校、新型研究机构和领军企业在人才培养、引进、使用等方面的新探索、新举措、新成效,敬请关注。

  ——编  者   

  走进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以下简称物理所)大楼,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面院士墙:既有严济慈、施汝为、钱三强等老一辈杰出科学家的照片,也有赵忠贤、王恩哥、高鸿钧、向涛、汪卫华等仍在科研一线科学家的照片。迄今为止,已有70多位院士先后在物理所工作过。

  不光有众多大师,事实上,物理所300多名科研人员,很多都身手不凡。在他们的努力耕耘下,近年来,这里接连在铁基超导、拓扑绝缘体、量子反常霍尔效应、拓扑半金属等领域取得了重大原创性科研成果,在国际上引领了凝聚态物理的部分研究方向。这其中,量子反常霍尔效应和铁基高温超导体的研究成果都获得了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

  这些成就的取得,源于物理所多年来对人才的持续重视和培养。“对于人才培养,不能拔苗助长,不能急功近利,为他们做好服务保障,是我们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物理所副所长胡江平说。

  稳定支持

  新入所研究人员,6年内不需要接受任何考核

  2009年,当很多人聚焦锂离子电池的时候,物理所研究员胡勇胜把目光转向了冷门的钠离子电池。那年3月,他刚刚从国外回到物理所工作。“说实话,从我们刚刚开始做,一直到现在,都不断有人质疑这个事情究竟行不行。”胡勇胜说。

  好在所里一直给予胡勇胜及其团队极大的信任和支持。在物理所,新入所研究人员,6年内不需要接受任何考核,工资为年薪制。在此期间他们不必为了考核、为了经费而被动改变研究方向。

  受益于此,胡勇胜在最初的6年里,并没有因研究方向“冷门”而遭遇任何不公,也从没有为经费不足烦恼担忧。“那是我的一段幸福时光,全身心投入科研,不用为任何事情分心。”胡勇胜说。

  前6年的潜心研究,为胡勇胜团队成果的集中爆发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如今,团队研发的全球首款具备自主知识产权的钠离子电池已实现量产,推出首套全球最大的兆瓦时钠离子电池储能系统。

  和胡勇胜一样,很多科研人员都在所里支持和保障下,平稳顺利地度过了最初的适应期,走上正轨。而后,一个个突破也随之而来。

  基础研究的前瞻性、创新性,决定了其周期长,成果产出所需时间长,并且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因此,尊重科研人员的兴趣,鼓励自由探索、宽容失败尤为关键。物理所建立稳定的科研经费支持机制,正是基于对基础研究规律的深刻认识。

  胡江平说:“稳定的经费支持,减少了各种名目繁多的评估,也避免人才被‘帽子’‘头衔’扰乱心神,保障了人才潜心科研。”

  物理所研究员金魁说:“有了制度的保障,我们不用再整天想着怎么跑项目争经费,可以完全安心地只做科研。”

  物理所的科研管理者“自我革命”,还“革”出了一个不成文的规定:科研人员在“一线”,行政人员是“二线”,“二线以一线为先”“二线服务于一线”;能不开的会就不开,能不给科研人员打电话的,就绝不“打扰”,行政人员能填的报表,就不让科研人员来填。

  “就是要把人才从行政事务中‘解放’出来,让科研人员有时间‘喝咖啡’,保障他们潜心研究。”胡江平谈到,物理所的年轻人之所以能够迅速成长,其主要原因之一也是所里能够对人才投入科研的时间和精力给予充分保障。

  科学评价

  不唯“帽子”、不唯论文,以“成果”论英雄

  什么样的人才是真正的人才?在物理所,评价的标准不唯论文,也不唯“帽子”,而是真才实干说了算。

  对此,金魁深有体会。2012年,他学成归国,来到物理所超导国家重点实验室工作。回国前,他就已做出优秀的科研成果,在《自然》上发表过论文。但在物理所,没人有“特殊待遇”,最有分量的研究员职称评审也非常严格。

  金魁说:“所里真正看重的是,你来之后有没有做出重要的成果和贡献。要证明自己的能力,获得大家的认可,只有埋头苦干,拿出点真本事。”

  和国内不少研究机构一样,物理所也一度以论文发表量作为唯一评价标准。在实施这一评价方式的较早期,物理所发表科学引文索引(SCI)论文数及论文引用数,还在全国科研机构中“连续12年位居第一”。

  随着我国科研实力的增强,在由“跟跑”向“并跑”“领跑”转变过程中,唯论文的评价标准已明显不利于原创性重大成果的出现。物理所及时改革,于2009年6月废止论文奖励办法,实施了“国际评价”和“学术交流”相结合的考核评价方式。

  胡江平说:“简单说就是以‘成果’来论英雄。考核不数文章、不看影响因子、不看经费数量,而是强调成果质量和价值,看是否做到国际前沿、是否解决了重要学术难题、是否具有重大原创性突破、是否符合国家发展战略需求。”

  2004年,周兴江来到物理所,并担任超导实验室主任,开始全身心投入仪器研制和设备搭建。在此期间,周兴江多年没有发表论文。但是在新的考核评价制度下,“没有论文”并没有成为周兴江在所里成长和发展的“拦路虎”。各种制度的保障让他没有任何束缚,大展拳脚,最终研制成功多项设备。得益于此,一项项重大突破性成果相继诞生。

  胡江平说,对于物理学基础研究,理论预研、样品制备和实验观测3个环节必须环环相扣,才能获得成功。“然而,由于自我搭建精端实验设备的周期通常比较长,一直以来国内不少研究人员‘怕耽误发论文’,因此不太喜欢自己动手研制设备。”

  周兴江的故事再次说明,基础研究要“坐得住、钻得进、研得深”,就必须不断改革、健全科学评价考核机制,保障人才潜心科研。

  营造氛围

  宽松、公平、开放,科学问题面前人人平等

  胡江平说,科学家自身的兴趣和好奇心是推动科研创新的原动力,而激发兴趣和维系好奇心的关键,正是打造一个“宽松、公平、开放”的学术环境。他记得,新建物理所大楼时,大家建议,展板可以少一些,但黑板一定要到处都有,让研究者能随时随地把灵感记录下来,产生思想的“火花碰撞”。

  2017年6月,翁红明和两位同事石友国、钱天带领团队首次观测到“三重简并费米子”,引起国际物理学界关注。这是物理所科研团队继拓扑绝缘体、量子反常霍尔效应、外尔费米子之后,在拓扑物态研究领域取得的又一次重要突破。

  这一成果的缘起,就是石友国、翁红明、钱天3位青年科学家一次喝咖啡时的“思想碰撞”。

  物理所的咖啡厅在学术界享有盛誉,不但因为咖啡好喝,也因为常有科研人员汇聚在此畅聊科学、各抒己见,聊着聊着,灵感经常“火花四射”。

  和大家一样,翁红明、石友国和钱天工作之余也喜欢在咖啡厅一聚。翁红明有什么新想法一定第一时间告诉他们,石友国和钱天在实验过程中有什么新发现或疑惑,也会第一时间反馈给翁红明。

  “闲聊中就能交换信息,我们的交流是完全敞开的,毫无保留地让大家知道我们做了什么。”翁红明说。

  “在咖啡厅喝着一杯咖啡的工夫,你就会发现一个问题解决了。”金魁说,“不同研究方向的同行们互相聊一聊,思想一碰撞,思路一打开,很快事儿就可以做起来。”

  物理所提倡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无论学术泰斗,还是刚入所的科研“青椒”,在科学问题面前人人平等,几代科研人员共处一室,公开辩论的场面随处可见。金魁说:“我们组里的学生可以向所里的任何一个老师请教,我也很鼓励他们去这么做,老师们也都很乐意解答。”在这样的良好传承氛围中,一代代年轻科研人员们茁壮成长。

  在对内营造浓厚学术氛围的同时,物理所也在不断敞开大门,拓宽对外交流的渠道。毕竟,在这个探索未知、追逐前沿的领域,闭门造车只能成为井底之蛙。

  近年来,物理所先后与国际上多家顶尖科研机构开展合作与交流,建立起了长期、稳固的友好合作关系。每年来访物理所的海外学者达500多人次,每年物理所各类人员出访参加国际学术会议、进行学术访问、合作研究等达到700多人次。

  胡江平说:“在基础研究领域,合作与开放的程度是衡量研究水平和体现国际地位的一个重要标志。合作和交流可以极大地促进人才的成长和科研成果的产出,也是物理所能够在国际上吸引最优秀的科研人才投身于祖国科研事业的保证。”